Steve Buys A Slave (15)

A story written by Pete Brown (Part 15 of 30). (Here you can find all the parts of this story.) "You can’t be serious!”, Reb...

Dragons & Balls

Master Ferdok writes here about his desires and his way to live the SM lifestyle. Hello to my followers! At first I want to apologise for...

The Black Frat’s New Fag

A kinky story written by "DestroyWhiteBoys". (Illustration by Theo Blaze) This one’s about a young college student who runs into an all-black fraternity. Since they’re...

Inspection Of A Slave

Master Ferdok writes here about his desires and his way to live the SM lifestyle. Hello to my followers! The inspection of the slave is usually...

Two Years Ago I Was Completely Vanilla

A "My Fetish Life" interview with Pup Spook (25). PupSpook Switch Vers 25 172 cm 72 kg London, UK sadOsam: How long have you already been living out your kinky side and how...

Steve Buys A Slave (14)

A story written by Pete Brown (Part 14 of 30). (Here you can find all the parts of this story.) When the taxi arrived back...

I Really Got Into Kinky Stuff At The Age Of 15

A "My Fetish Life" interview with Pup Spook (25). PupSpook Switch Vers 25 172 cm 72 kg London, UK sadOsam: How long have you already been living out your kinky side and how...

My passion for girly clothes | The beginnings

Hey folks, I can remember that I already liked socks in my early childhood, I also remember that I liked to wear them over my...

胶带面罩的感官剥夺与非人化

MasterMarc:你好Dexter。一些读者可能从你的名字“theDarkContainer(暗黑集装箱)”得知你喜欢在运输集装箱中会面。在谈及这个特殊的地点之前,我们十分想知道你的兴趣和你是如何在这个兴趣上迈出了第一步。 Dexter: 是发生在2001年,我还住在英国伦敦时迈出的第一步。我的好朋友在Vauxhall的“The Hoist”组织了几天同性恋SM活动。在活动时我开始接触到一个想要研究木乃伊捆绑的人。接着我和他去了其他朋友组织的同性恋SM探索之夜,然后回到他的公寓,互相在对方身上尝试了全身胶带木乃伊捆绑。不久之后我的伴侣开始开始规律的和一个绳索掌控者见面,这使我开始对绳索捆绑产生了兴趣。最近我不再做很多全身木乃伊捆绑,但是胶带面罩始终是我的“标志”。现在我的所有会面都是基于绳索或锁链捆绑,加上必须的胶带眼罩或定制的面罩,加上服从者的所有兴趣和想要尝试的活动。 MasterMarc:十分遗憾“The Hoist”即将停业。它是一个出挑的恋物癖夜店。胶带面罩听着十分撩人。能告诉我们更多它引人遐想的地方吗? Dexter: 我把面罩缠得非常紧。最近一个服从者告诉我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前额和脸上的肌肉有多强壮直到他带上面罩之后几个小时竟然清晰的感受到面罩之下每一寸肌肉的收缩与舒张。我使用黑或者灰色的胶带打底,用其他颜色的胶带增加细节。由于每个面罩都是根据服从者定制的,所以每一个都独一无二,完美贴合。我本能的喜爱着胶带从胶卷上撕开的声音,和服从者的头一层一层,一层一层逐渐被包裹住的过程。我迷恋舌尖划过胶带覆盖下的眼睛是鼻腔中充斥的胶带味道。于我,服从者不再具有姓名,于服从者,单个鼻孔或口中的呼吸管造成的呼吸困难,又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体验。与随意选择的皮革或者乳胶面罩相比,我倾向于每个胶带面罩的独特性。我享受着建造每个面罩所需的时间,首先是服从者的嘴如预期般被覆盖,其次是下颚,之后是眼睛,最后在他的脸和头上越缠越紧。 MasterMarc:当你和同伴享乐时,胶带面罩营造的匿名性对于你有多重要?把对方变成物品对你来说关键吗?胶带面罩有什么不同? Dexter: 哈哈。你现在深入到了我脑中最黑暗的深处了。我并不总是做完整的胶带面罩,但服从者的确会被物品化从而给予我接入其他身体部位的全部权限。我忘了他的嘴并不在其中。特别是当我在他头周围增加许多绳索捆绑时,这能带给服从者比我想象中更大的额外限制。我不认为有许多服从者有过这样的感受,或者是头被束缚然而身体却完全曝露着。我认为这会在服从者脑中产生与其他掌控者和其他“正常”面罩或者包括头与否的全身捆绑不同的独特感受。 MasterMarc:我并不是谈服从者的感受。对方变作无名物品对于你作为掌控者的改变是我有感趣的。 Dexter: 服从者的心理变化和我的一样重要。因为我的第一次体验是不同等级的胶带木乃伊捆绑,我有过持续一小时及以上精神上的“非参与感”。所以服从者的感受和作为掌控着的我一样重要。但是当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之前没有解析过,如果我面前的是没有脸的东西,我猜这的确也更容易引出隐藏于我性格中但确实存在的,更“邪恶、黑暗”的一面。在我面前的一具身体,肌肉和骨骼比一张没有意义的脸更使我的“那一面”强势与健壮。服从者发出的呻吟越是模糊,越让我的“黑暗面”觉得性感。当然,我想看清脸和听清声音时,我会只做一个胶带眼罩而不是一个完整的面罩。 MasterMarc:根据我了解的,对方的“稳定”对于你非常重要。我必须要问当他们带着这个面罩时,是你如何能判断他们的感受与体验的呢? Dexter: 经验当然是最重要的,我早已不再计算从2001年开始我做过多少胶带面罩!但在第一次会面时,我并不会对不熟悉的服从者轻易使用胶带面罩,特别是当他还是一个新手。许多我见过的男孩子从来没有被捆绑或者蒙眼过。我对见面者比较挑剔,并且一直着重于寻找愿意成为常规玩伴的服从者。我发现会面的娱乐性随着对服从者的了解加深而加深,他的喜好,他的反应,什么时候该停止攻占他的底线只有通过长期见面才能了解。最初的几次会面会有很多交流,有时也许太多,只有这样服从者才会感觉安全,我也知道该做什么。 即便被紧紧束缚也不会影响到点头或摇头,更别提手部与脚部的运动了。无论剧本如何上演,我都会告诉服从者如何表示不悦,也一直告诉他们只须用正常语句沟通而不是安全词。我努力把会面的界限设置在非常深刻和非常安全之间,两愿的。我不会轻易放弃给对方强烈威胁感与恐惧感的东西,我会十分平缓,谨慎的使用,我们一起改变对它由衷的厌恶。沟通的方式千百种,视情况而定。带着胶带面罩时,由于服从者下颚紧紧地被缠住不可能发出明确的声音,我接收到的任何迹象我都把它当成是停止的暗号。我会立刻割开颚部的胶带,这样他就可以清晰的说话了。多年的经验也使我有了很强的第六感,对于深入了解的服从者,在会面或日常生活中,我都可以感知他的不安情绪。 在之后的会面中,我需要开发除了语言之外,感知与沟通的方式。我不知道其他掌控者如何但是我不喜欢在会面中与认识很久并且了解很深的服从者说太多。保持与构建会面的紧张性对这些常规玩伴也非常重要。从最开始无法运动的全身胶带木乃伊捆绑,胶带面罩显然更轻松。 MasterMarc:对同伴的了解的越深,与他的交流也越少。我觉得这很正常。当然这无文字的交流也有助于对方的物品化。我认为非人化于良好的会面至关重要。当然你需要对他们了解很深才能实现无文字沟通,然而作为掌控者的你也需要和你的沟通能力一样优秀。对于一个掌控者,经验有什么重要性? Dexter: 自信与对掌控之下的规划非常重要。我认为与一个经验丰富的服从者相比,经验对于掌控者来说更加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被控制的氛围。而掌控者的经验对于一个新手服从者来说却显得不那么重要,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应该得到什么。重要的是操作的正确性,这样,他们才不会放弃,而是确实的过度,深入到以后的活动中。对每个服从者强度的把握需要很多的经验才能如上述可控。 当和被“知名人物”或备受推崇、经验丰富的的掌控者调教过的服从者会面时,我一向有些紧张。即便如此,我也有许多的经验使我确信我与其他掌控者的不同的,服从者也许没有体会过的手法会增加乐趣。如果其他人经验不足,那他不可能和我一样自信的减少服从者身上的负荷。绳索捆绑大多基于经验,捆绑的速度,神定气闲地展示复杂捆绑的能力都是基于经验。经验也能告诉你什么时候捆绑变的不适,甚至是危险。我的许多不良经历都是来自于长期立式捆绑,当我提出要求时我必须更紧张,更慎重的观察他们的肢体语言从而得知他们是否明确状况。我相信经验能带来比其他条件更必须的安全性,特别是对于绳索捆绑。 正真的信任感在任何情况下都来自经验,但对我来说,想象力与创造力同样也非常重要。因为我用绳索,锁链,竹子和胶带作为我会面的基础,也因为我更享受捆绑剧本的创意性。创造新场景和捆绑创意随着经验的增加而更容易获得。这也确保我对与每一个新服从者的会面保持兴趣。即使是和玩乐过许多次的服从者,我能持续引如新方式,新元素,把他们用新方式绑起来。 心理游戏也十分有趣,在会面中我会播放增强氛围的不同种类的戏剧化、电影性音乐。用来辅助控制和提升会面的稳定,同时把感受,绳索,或其他元素如蜡烛,鞭打与背景音乐相融使之效果叠加。有时候我播放更暗黑和威胁性的音乐,然后在被限制行动和遮蔽视线的服从者脖子上画上锋利的十字。足够温柔,我不会引起伤害;足够清晰;他知道一个错误的动作会导致许多麻烦。对于呼吸控制与窒息,强稳定的勇气、信任和经验也是用以确保服从者接受更多但不受伤害的必要条件。有一个明确的安全界限界限而且随着我经验的增加我已经对我创造的“恐怖”场景更加信任。 MasterMarc:我明白即使在下一次采访中我们任有许多需要讨论。但现在我想回到胶带面罩的话题。能告诉我们更多制作过程吗?也许你能给我们展示一些照片?你是如何做的? Dexter: 魔术师从不揭露他的秘密,对吧?我没有展示过程的照片但我的确愿意解释地更详细,我也会给你一些不同设计的完成图。大多胶带木乃伊捆绑会从食品薄膜开始:用食品薄膜包裹两层,非常紧的,在服从者的脸上、头四周,下一层从一个肩膀开始,覆盖头顶再回到另一个肩膀。我用手确保薄膜的紧贴。之后我需要确定是保留一个鼻孔或者插入呼吸管并在确定位置刺一个孔以确保服从者在薄膜覆盖完成之前的呼吸通常。除非他喜欢呼吸控制,那么你能在胶带面罩开始制作前增加额外的乐趣!在我眼中呼吸管更粗暴,而且把服从者变成一个流口水机器。 接着第二层胶带开始了。我把它叫做功能层因为它构建起了胶带面罩的雏形。我倾向于把面罩做的非常紧和拘束,但是包覆耳朵时需要小心谨慎不至于翻折耳朵或把他们缠的太紧,尤其要注意的是别在鼻部包太紧如果你只想让服从者通过鼻子呼吸。我从眼部开始。当即封锁服从者的视觉,然后在头部继续,直接把胶带贴在食品薄膜上直到达到预期。一旦完成就无法修改,所以一遍成形十分重要。为了定型和抗皱,我不会改变贴胶带的方向。如果服从者将要使用呼吸管,我会在这个时刻塞入一根建材店可得的短中空管。一旦所有的可能性都加入到这一次尝试之后,我会随便扯下一捆胶带,10厘米或甚至50厘米地一片一片地直到他们的头完全被包裹起来。 其中有3条主要的胶带,一条直接从下颚前端开始,脸的四周都被吊着固定在位置上;另一条与之前类似,但从头顶正中开始,覆盖着耳朵向下裹紧胶带;最后一条从鼻梁在后脑勺的高度开始,向上至头顶再降到脖子。我会单独修饰脖子和下颚的形状,再把每个空白补满。想要增加紧度你只只需增加拉扯胶带的力度,这样就会更紧。 到现在为止,服从者的头上已经有足够多的胶带了,但我会再加上另一层。我把它叫做美化层!我会用更细的胶带有条不紊地包裹整个功能层,而不会像功能层出现可能的随机性凌乱,我会用手理清折痕,再覆盖上新胶带。这些胶带也可以被拉的十分紧。我通常也会贴一个算是三角形的形状在脸上,一条20-30厘米的胶带水平覆盖在眼部和头周围,还有两条在鼻子两侧直到鼻子底部。这修饰了鼻子的形状也同时牢固了脸前部的架构。 最后一步是我最近几个月才开始的——用其他颜色胶带增加细节。如果我做了灰面罩,我会用短黑胶带增加细节,反之亦然。这一层其实完全没用,我只是为了我面罩的独特。面罩的颜色取决于我想要创造的场景。如果我使用我的金属荆棘冠,我一般会做一个黑面罩和金属对比增加冲击力,但如果我要拍摄黑背景照片,我会做一个偏灰面罩。 无论是否留下一个鼻孔呼吸或者使用口部呼吸管,呼吸控制和给服从者popper都容易实施。单个鼻孔可以被胶带封闭,它不仅能相当快速的创造恐慌而且还能升华空气封闭的面罩下的喘息。但是你需要意识到服从者通常会开始抽动和敲打四周,而且暴力地晃动头部想要呼吸。你最好翻折一下胶带的尾端,以便于你需要的时候扯下。你需要在完全的掌控之中和能在恰当的时间快速的撕下鼻孔上的胶带,显然呼吸控制是严肃的,如果你不能保证这些或者怀疑意外状况下可能导致的危险的结局。你不该在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把服从者塞入胶带面罩。 我相信下一个问题是如何揭开面罩。我用一把特殊设计过的钝剪在脖子两侧和下颚剪几下。需要十分谨慎而且别忘了一直在食品薄膜下插入两根手指并只在两个手指之间剪动。你不会想剪到服从者的嘴唇或者皮肤。最终会有足够的剪数使你可以扯下胶带面罩。层越多越难。优点是面罩可以从头顶开始直接剥离并且保持形状。有的服从者会留着他们作为一个完美会面的纪念品。 天哪!我竟然不知道对于面罩我能解释这么多!我有些变态所以我享受舌尖舔过服从者胶带下的眼睛,也喜欢从过胸口开始舔过脖子再到胶带之上。区别于一个带上普通面罩,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而且会一层层地越来越紧,这会增加乐趣的醇厚。他们看起来很棒,当然所有服从者会在我牢固的捆绑和头部的胶带固定下看起来很棒。 MasterMarc:嗨Dexter,真的十分惊喜。我相信很快我们会继续谈话的。 Visit Dexter's Twitter to see more of his work.

BDSM游戏让你的重口性幻想成为现实

MasterMarc: 好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  请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恋物和喜欢SM的? 你对恋物和SM世界的最初的一些经历是什么呢?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 你好 MasterMarc,能够生来就喜欢皮革乳胶,有些另类的性爱好,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我记得我第一次恋物的体验是在我13岁那年。我的姐夫放在我家一双非常帅气的皮鞋,看起来又黑又亮又有型,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双皮鞋的时候就被莫名其妙的强烈吸引住了,一股非要穿上它的欲望喷薄而出。有一天晚上家里没人的时候,我穿上了那双皮靴,虽然不合脚,前后大出很多,但我还是禁不住把它穿了出去,在黑暗中我走在大街上,看到那双皮鞋在路灯的微弱光芒下奕奕发亮,我的下部一下就硬了起来,所以不得放慢脚步,生怕别人看到我的裆部已鼓出一大包! MasterMarc: 呵呵,你觉得黑色闪亮的皮鞋的吸引力在哪里呢?从那一刻之后你是怎样逐渐进入恋物和另类性趣(BDSM虐恋)这一世界呢? MrLeatherRubber(皮革乳胶先生):皮革的闪亮,黑色,和质地是吸引我的三个要素,至于说为什么喜欢,天知道,我只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从皮鞋开始,皮衣,皮靴,皮裤,皮束带,黑乳胶衣开始慢慢进入我的视野,我就这样陷入了这个一发而不可收的皮革和乳胶的世界!另外,我只喜欢黑色的皮革和乳胶,没有任何其他颜色可以让我如此迷恋! 因为对皮革和乳胶的接触和迷恋和性格使然,我也渐渐进入了BDSM的世界!一旦进入了BDSM这个神奇的世界,我便欲罢不能,再也回不去也不想回去那个“平凡”的世界了。我开始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和网站,学了很多所谓“理论”知识,后来通过恋物和BDSM网站结交了很多新的同好和玩伴。我玩的越多越深就越觉得BDSM世界是如此酷炫,颠覆,反转,和上瘾! MasterMarc: 你从中国来到英国已经10年了,你这些恋物和BDSM的爱好是你从中国就开始有的,还是到了英国才发展起来的?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我在中国的时候只经历过轻微的捆绑,没有接触过很多BDSM活动。十年前的中国还没有任何恋物和虐恋网站,更别提手机APP了,就算我想去找同好都很难。现在则完全不同了,互联网让各种亚文化的同好紧密联系起来。我的微博和微信的账号里有几千位恋物和虐恋方面的粉丝,Tumblr上也有几千位。在这个恋物和虐恋的世界里,我很自豪地展现自己,希望给大家带来启发和正面影响。我也希望我的阳刚,自信,有创意,有安全感的亚洲同志男主的形象,能够打破西方同志圈里流行的对东亚同志的负面和错误的刻板印象。 MasterMarc: 你这种类型当然确实存在,同时我也认识一些很乖巧很喜欢体育的亚洲奴。但是我听说中国的SM圈子不是很以性为重点,这种说法对吗?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这种说法是道听途说, 不正确。中国BDSM圈子的知识和装备可能还跟欧洲有一定差距,但BDSM活动怎么可能不包括性呢? BDSM说到底不就是以性诱惑引发的另类性活动和性体验吗?没有性的吸引和诱惑,BDSM还有什么意思?不管你在哪个国家,性都是BDSM的起因和结果,不是吗?其实我的微博和微信上的粉丝们会经常给我发私信,以各种方式性诱惑我。现在中国还有很多关于恋物和BDSM方面的网上论坛和微信群组, 据我了解,他们经常在那里交换和讨论性感的恋物照片和各种BDSM性活动的交流。你可能碰到了一些同志恋物和BDSM爱好者,他们声称只喜欢捆绑,或者只喜欢穿上皮衣皮裤皮靴从头武装到脚来摆拍,不喜欢插入和被插入,但这些活动不都是由雄性性诱惑引发出来的另类性活动吗? MasterMarc:  哈哈,你的粉丝们对你很热衷啊。那你觉得具备什么样的品质能让你成为一个好的攻,好的主?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要想成为一个好的攻,那很简单:你得有能力把你的受干得爽,很爽! 但要想成为一个好主,那就要求高多了。首先你要气场强大,做事严谨严格,奖罚分明,知道你要什么,知道怎么很快取得,这是好主的基本素质。其次,可信赖,有安全感,会聆听,能根据奴的具体情况做出合理的指令,这是好主的进阶要求。再次,能够洞察了解奴的心理和个性,知道他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以此来训练和调教奴,开发他的最大潜质,引发他最佳表现,这是优质主需要有的品质。最后,如果主能做到有探险精神,有创意,能不断尝试新的方法,让SM游戏常玩常新,这就堪称完美了。 MasterMarc: 你说的对。作为一个好主,你要比你的奴更了解他的承受能力并能把控住局面,因为信任你的奴可能会求你给他超过他承受能力的调教和惩罚。我相信你经历过这种情况,这时你要保持冷静,奴再怎么求你,你都要叫停。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是的!好主要有能力也有责任控制游戏的方向,并能在正确的时间叫停。你不能因为你的奴不断求你就答应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 MasterMarc:  责任是个好词。其实根本不是“我是主,所以我想干嘛就干嘛!”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不了解BDSM的的人会觉得害怕,但其实BDSM是非常刺激和快乐的性游戏。任何游戏都要有规则,参与者都要遵守规则, 特别在BDSM游戏中的主人更要遵守游戏规则,因为他是这个游戏的”指挥官“。如果有所谓的”主人“认为 “ 我是主,所以我想干嘛就干嘛!”,那么他就根本没明白主和奴是两个游戏角色,都要遵守游戏规则。主人是”指挥官”,指挥和领导这个游戏,奴是”兵“,接受”指挥官“主人的指挥和执行这个游戏,这就要求主人要严格遵守”指挥官”的规则,了解”兵“...

Shackler: 感官游戏室

Shackler带我们参观了他在明尼苏达(Minnesota,US)的游戏室。 MasterMarc:你好 Shackler。不久前你给我们展示你和一些向往,年轻男自的会面照片。我们看得出来你喜爱残酷的游戏和用铁链拴着他们。这意味着你需要一个合适的环境。是时候去拜访你了并且你愿意把游戏室展示给我们真是太好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进行活动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Shackler:对我来说,有一个专用的地方是重要的。把工具放在手边却不混乱,一个设计周全的空间对情境有促进作用。这创造了一种气氛也让首次拜访者,知道我严肃的态度。他们处于一个独特的空间,一个无法预料的空间。 几年前,我和我的的丈夫有幸买到了一个大房子。这允许我们有足够的空间把一个卧室改成我们第一个置有升降装置的游戏室。逐渐的,束缚从爱好变成了更大的激情。这几年我们渐渐把它扩张成一个设置了结构加固点,乳胶地毯和束缚床的套房。第一个游戏室有些幽闭但有强大的悬挂功能,也可以说是一个充满欲望场景。第二个更开放,非常适合团体活动或者需要复杂摆设的场景。当我和丈夫有交错的性趣时也十分方便。 在拥有这个游戏室之前,我们很难进入情境,甚至无法满足。你能在床上,沙发上,躲在某处或者在餐桌上得到很棒的性爱。但我发现工具和很多加固点有助于投入和进行复杂束缚。有一个令人惊叹的游戏室诱惑男性沉迷于这样的体验。这会打开一个新世界。 MasterMarc:我们的经历大致相同,一个好的游戏室也使找到好的同伴变得更加容易。你怎么看? Shackler:在我还是一个新手时,我有幸遇见一对“导师”——Swindl 和Mplsgay。他们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游戏室,也似乎拥有着无穷无尽的男孩。他们把游戏建立在安全,明智,和双愿的情况下,有原则,有礼貌而且尊重对方。我意识到一些可能发生的片段并且想要参与其中。相当的空间与工具,技术与工具是成功的关键。所以我开始了我的收藏,当然,是我的方式。 从他们的经验来看,摄影技术也十分有利。虽然我也不是专业的,都是手机拍的,但我还是尽力抓住一个瞬间或者一个情绪而不是一个定点姿势。当听到别人看到照片后说:“我也想体验这个!”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所以,完备的游戏室和照片是最有可能助于引诱男性的。有一句台词可以被引用“你建了它,他们会来(If you build it, they will come)”。 MasterMarc:据我所知你自己做一些sm玩具和设备,我真的觉得你应该带我们看一看,这一定会非常有趣的。我们从哪里开始呢? Shackler:我们从房间本身开始吧。这是它原始的样子。它不大但足够完备了。我其实喜欢看到束缚工具挂在墙上些许乱糟糟的样子。进入房间时你首先会感受到皮革的味道。这仍然是我偏爱的和与新玩伴开始的房间。在左边是一个装满了金属阴茎,金属棒,CBT和导电玩具的不锈钢柜子,右边的脚手架可以被调到任意高度,你也能看到到处都是结构加固点,包括在地板上。我最引以为豪的是房间正中的起重机。它能确保承载1100磅,把悬挂变得非常快速和简单。地板是简易清理和打蜡重乳胶,灯用的是飞利浦的彩灯,它可以快速改变颜色和亮度来帮助设定情绪。 这是新的,更大的游戏间。皇后尺寸的金属床上,包括天花板上都安置了一些结构加固点。右边是我做的束缚椅。事实上我专门学习了焊接才能够做属于我自己的地牢设施,这个椅子是我第一个作品。地上铺的也是乳胶。 这是大房间的另一个视角,我们能看到次室(包括一个性爱长凳)。这是一个可以鞭打,悬挂,群交和放置大型设施譬如真空箱的多功能空间。地板和天花板上的结构加固点提供多种选择。 我倾向于皮革和金属玩具。我喜欢刚硬的,牢靠的金属束缚器具,因为他们牢固而且可以快速执行。我大部分皮革束缚器具是在Mr.S Leather上买的。他们提供丰富,高质量的选择,还有优秀的客户服务。我也找到Ethos Leather这样提供高质量产品和优惠的地方。 有的时候就是找不到切合幻想的产品,所以不如自己造或者改造来实现自己的需求。我造了这个可以把头锁在桌面下的桌子。一旦被锁住只能做微弱的移动并且胸和脚踝都碰不到大腿。 还有一些设备尽管在许多地方有售但我还是享受制作的乐趣并且可以省下些钱。 这里,固定性爱机器的垂直金属架和固定震动器的架子都是一个周末产物。 这是我把一个买到的脚踝束缚,安装在了一个我做的金属棒上,它形成了一个舒适但严苛的系统,允许一定的移动,但少于市面上的金属棒。背后的柱形工具是把一个定制的不锈钢棍塞在一个塑料泡沫玩具里面做成的。 最后,这个金属悬挂装置是我用18个可拆卸挂钩做的。用途广泛,可用于更复杂悬挂场景。旋转体几乎可以永久自转,可能会使承受者失去方向感。 MasterMarc:Wow!3个房间而且都装备好了。真是一个美妙的玩乐空间。我想你已经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嫉妒和好奇了。我相信你一定有一个最喜欢的玩具/设备。能告诉我是哪一个和原因吗? Shackler:我最喜欢的,也是我第一个做的是这个捆绑椅。我喜欢在网上搜索不同的设备,加上我的想象,最终变成我想要的。这是实心铁棒和32个安装点。座位下的铁杆可以被拉出以防止服从者的膝盖渐渐合拢。它微高于6尺,最高点可用以使服从者以站姿固定锁于后方。“T”棒可拆卸,可以被放到顶部。开放座椅可以完全暴露阴茎,睾丸和肛部。装着假阴茎的自动“千斤顶”可以被完美的装在下方进行缓慢不间断的运动。它给我带来过许多乐趣。 MasterMarc:即使你的游戏室已经十分完美,但我知道对你来说永远不会有终点。你永远有想法让作为主人的你变得更完美。有什么新设备和玩具是能被用来优化和拓展玩乐的可能性的吗?你能和我们说说你的想法和计划吗? Shackler:我想灯光和音乐(或其他调节心情的声音)是我想要改进的领域。我对小游戏室的光感感到满意,但是大房间却不尽然。一个好的音响系统也会改善体验。近期我会在这些方面作些改善。 对于工具。我长久以来都对立式囚笼感兴趣。微弱的移动范围可以确保让我接触到里面的任何范围。明尼苏达(Minnesota)的冬天快来了,也许这会成为一个让人愉悦的室内项目。它诱捕到的男孩们也能让我保持温暖。 MasterMarc:ohh,我明白了。其他人投入金钱改善条件,而你却创造你的游戏室和sm用具,而且我认为你的取暖方式很有趣。十分荣幸能和你交流,谢谢你带我们参观你欲望与满足的城堡。 Visit Shackler's Tumblr Blog.

Real Lived Fetish Experiences Are Better Than The Fantasies

Once upon a time ... everyone of us was a newbie in the fetish world. In our new series "My Fist Steps" we want...

WANKDAY’s Fetish Porn News 1/17

WANKDAY is, as you know, the new gay porn magazine published by the sadOsam team. There you find interviews with porn actors, insights into the...

Steve Buys A Slave (13)

A story written by Pete Brown (Part 13 of 30). (Here you can find all the parts of this story.) We must have arrived at...

The Alternative Life As Slave Is Possible

Master Ferdok writes here about his desires and his way to live the SM lifestyle. Hello to my followers! The alternative life as a slave is...

My Fetishes Make Up Part Of Who I Am As A...

A "My Fetish Life" interview with PupTyler (21). PupTyler Pup, Submissive 21 188 cm / 6' 2 78 kg London, UK sadOsam: How long have you already been living out your kinky side and...

Black New World Order

A kinky story written by "DestroyWhiteBoys". (Illustration by Theo Blaze) I stood silently, waiting for the next white boy to make his way into my...

Fearslave’s Headbox Experience

SeriousMaleBondage got new heavy bondage equipment and Master took me there to try it. It’s a very well crafted head box, with lab-quality aluminum...

Steve Buys A Slave (12)

A story written by Pete Brown (Part 12 of 30). (Here you can find all the parts of this story.) Jake leaned forward so I...

Busterpup: I just decided to be a pup and never looked...

Sev: Hello Buster, its nice to be able to talk to you. You have been quite a busy pup lately. Youre participating in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