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64105128-1
Home Tags Sm

Tag: sm

I’m Inferior – Athen Baxter’s Lot In Life

A reader of my Tumblr blog asked me to write an article “what or who helped to truly embrace what you are.” Let me start...

项圈的意义是忠诚

TinyFearlessLeader | 1997 | 180 cm | 68 kg | Winsconsin (U.S.) 我认为服役是自由的最终表达. TinyFearlessLeader on Tumblr Article in English.  与另一个Shackler的男孩的对话。 MasterMarc:你好 TinyFearLeader. 你是Shackler的男孩之一。你能告诉我们你为他服役了多久,是如何开始的吗? Tinyfearleader: 你好MasterMarc. 我从2017年一月开始带上奴隶的项圈开始为主人服役。在那之前我们在recon 上聊了几个月,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见面。我还记得在机场外等待主人的到来与此同时整颗心向往着即将到来的一个周末。作为一个新奴隶,我还不知道对这个未知的领域我会迷恋还是害怕。但一旦我跨过门槛到达Shackler 的领土,我们之间的化学反应试了魔法般的迅速爆炸。在第一次见面的结尾,当主人询问我考虑是否愿意带上他的项圈,当他用闪亮的锁链锁住我地下的头颅时,我为他服务的立刻变成了我的权力和义务。 MasterMarc: 我想大多数男孩在见一个新主人前大都会产生复杂纠结的情绪。但又十分有趣见到在正确的主人手上男孩们能多快开始享受。你很快就屈从了,你怎么看待在你脖子上的项圈? Tinyfearleader:从实际的角度看,带上项圈意味着主人有独家的能力填满我的洞穴,除了主人没有人能够在我身体里播种。从精神的层次,这意味着对主人绝对的忠诚,作为我的主人的或好朋友。我的项圈标志着我出现在了主人的家族树上,和他的丈夫,和他们赏识的男孩,我们的联系并不弱于主人最重的束缚工具。 我想说的是,每一段主奴关系的内容条目应该是能够被动态协商的。我确信对于项圈的定义随着年纪增长和自我认知的改变而变化,这也是自由地讨论我们的目标,期待,顾虑是如此重要当我初次带上主人的项圈时。 MasterMarc:能向我们描述你对服役和被使用的的欲望吗?你如何看待你自己?你希望被怎样对待? Tinyfearleader:我相信服役是自由地最终表达,当我意识到有些决定是主人制定的,不取决于我,我能通过放弃我的优柔寡断得到冷静于安宁。 无论何时被使用,是软皮吊绳还是难以忘记的束身上衣,他们刺激着我的快感。粗野的口交,乳头被摩挲的快感,体内抽动的春意,所有的素质把我推向顶端-我满足于主人的满足。 我想说的是,我相信淫荡的生活方式不只是性权力的流动。我把自己看作是奴隶对服务的的渴望和男孩爱玩的调皮的,netflix里轻佻小妞的亲密与浪漫,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人类被尊重和允许的权利。我享受被Shackler调教的原因之一是无论他多么认真的使用我和把我物化。我从没感到被看轻或者他不为拥有我而感到骄傲。 MasterMarc:信任是SM的基础,一个好主人尊重他的奴隶,也让奴隶知道他们的重要性。即使并不是在任何时候,但只要明白主人在关心着他们,这能让他们更轻易的放松成为奴隶。能和我们谈谈你最激情四射的体验吗?还有让你无法忘怀的原应吗? Tinyfearleader:我跨过铺着乳胶的门槛,进入主人暗室的右翼,注意到墙上整齐摆放着的锁链,枷锁闪烁着昏黄的光泽。我不停品味着视觉带来的快感。我的视线射向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企图发现主人对他服从的奴隶的计划,但转瞬之下,我才感受到主人坚实的手正在收紧我脸上的防毒面具。黑暗,醉人的皮革气味入侵我的鼻腔,我的阴茎颤抖着。主人发现了,他轻轻的笑了。然后我的四肢被塞入尼龙的睡袋里,无法抵抗的,无法移动的。我与外界的联系只剩思想,呼吸和声音。 我听到主人在房间移动,我热切的期盼着,今晚可能被使用的工具一个个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他知道这份悬念让我愈加狂野,当然这也可能是他动作如此缓慢的原因。他让我的意志首先臣服了甚至在他开始触摸我之前。 主人在睡袋上打开了一个小缺口—只够让我扑棱着挣脱。一只抹着润滑液的手拂过我暴露着的头,慢慢地,情欲的,喘息戳穿了我的嘴唇,就像我不顾一切的要把我的臀推向他,但是锁链把我牢牢的束缚住了。他停了,在我忍不住呻吟抗议之前,他迅速把装有popper的呼吸器连接到面罩,我濒危的快感逐渐变成头晕目眩外面的世界变成了潘多拉电台的贝斯音频,纯粹的快感用想我的下体,我漂浮在宽阔无垠的宇宙里。被取精的快感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我,我感觉我马上就到达臭氧层顶端。胆颤混合着快感更加刺激着我,在主人调整面罩以给我新鲜空气是,我的高潮突然到来,四股精液射向空中。当最后一股高潮通过我的脊椎,我深呼吸然后躺着不动,我明白主人对从我身上取得的乳液是满意的。 MasterMarc:许多人即使是奴隶也在寻找专一,封闭的关系。你能告诉我们作为“奴隶之一”的感受吗? Tinyfearleader:我不想陈词滥调,但这十分震撼。我非常感激像Shacker 这样经验丰富并且知名的主人愿意把我这个雏鸟招揽到他的羽翼下,给我奴隶时代的枷锁。我许多甜蜜和传统的朋友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不嫉妒我的奴隶兄弟(PreacherBoi)。我们这个族群的关键是能对我们的需求开放,无批判的的沟通。我看得到主人对我兄弟的关怀,但这不代表我得到的少于他。 MasterMarc:听起来真棒,这也是正确的走向。我期待下次见面其他话题的对谈。 Tinyfearleader:谢谢你,MasterMarc。

I’ve Started to Expose Myself as I Was 10

Set Slave | 1994 | 172 cm | 74 kg | Bangkok (Thailand) I love The feeling of fear and shame Twitter: @setslave A Slave & Exhibitionist From...

Being Collared Shows Loyality

TinyFearlessLeader | 1997 | 180 cm | 68 kg | Winsconsin (U.S.) I think service is the ultimate expression of freedom. TinyFearlessLeader on Tumblr Article in Chinese Another...

Serving Time as Rubber Toy (5)

  A report written by LukeRubberPig. Chapter 5 Daily life as a slave was completely normal to me now. I wasn't thinking about the outside world and forgot...

Trust is everything in SM!

Master Atmydisposal | 1975 | 185 cm | South East England We don't need to act like uncaring gods to get what we need from...

和主人Walter的泰国假期

由slave jeans翻译 (Click here to read the English article) 飞机上的调教 和主人一起飞往泰国是一件非常兴奋的事情。整个飞行途中,主人不允许我对任何人说话,除非他问我问题。 主人每次飞行都会将性工具装在小包里,再把小包放在手提箱内,这样就能轻松通过海关检查。飞行途中,主人命令我去厕所戴上乳头夹,用皮筋绑住睪丸,把假JJ插入淫穴,确保我的身体在整个飞行途中都有轻微的疼痛感。 为了防止被路过的乘客分心,主人让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我被戴上了眼罩,眼前一片漆黑。主人用毛毯盖住我的身体,这样他就可以任意用手捏我的乳头或玩弄我的鸡巴。这样的挑逗,我的身体在整个飞行途中时刻着享受疼痛快感。乘客进餐时间,除了喝主人给我的水,我不允许吃任何东西。但主人偶尔也会喂我吃他吃剩的食物残渣。 这就是飞机上的调教。 曼谷之旅 我们在泰国一共待了18天。主人在曼谷同志区Sliom的The Heritage酒店预定了三个晚上。白天我们逛了不少城市景点,晚上在不同的夜店酒吧消遣。每晚回到酒店,主人都玩弄,操我一整夜,不过我们保持安全第一。除此之外,主人通过recon联系上了5个当地的主人,特意安排我和他们玩了几次,他们都很喜欢我。 逛完了一些其他旅游景点后,我们乘坐晚上的火车到达清迈。当晚,我们睡在很挤的上下铺,各床铺之间仅用帘子隔开。由于与其他床铺靠的太近,我们没有太多私人空间,不方便使用太多性工具。但我依旧忙个不停。主人命令我玩弄自己的乳头,让我用他随身携带的笔不停拍打阴茎,一晚上必须痛出四次高潮。主人睡在我下铺,所以我必须拍下照片给他看,以证明我的对他的服从。 清迈之旅 在清迈,主人联系了一位当地的主,命令我和他共处9天时间。于是我被这位当地主人带到了很偏远的房子里,附近都是农田,荒无人烟。清迈主人不允许我在这里拍照或拍视频,所以我手上也仅有几张他给我的照片。 务农并不是主人的职业,但他有自己的农田,偶尔会来这里农作。这几天,主人邀请了他的其他3位朋友。这三个人都是主,每天都会过来折磨我。 我煎熬的清迈之旅正式开始。这几天被强迫干了很多杂七杂八的活,他们喜欢让我在烈日下劳作,不断用竹棍,皮带,皮鞭无情的摧残我。我的痛苦总是主人们非常兴奋,威胁辱骂和折磨从没有停止过。虽然日子过得艰难,每天大多时间我依然很享受。 其中两个主人常去丛林,所以他们多次把我带到丛林里施虐。在几乎与世隔绝的丛林里,我赤身裸体走了不少地方。为了方便我走路,主人施舍给我一双还算不错的靴子。我也负责扛着所有主人们带来的物品。一路上,他们走走停停,将我吊绑虐待,肆意玩弄我的身体。看得出他们对此满怀期待并早已计划好了这一幕幕情景。 最可怕的是,他们了解什么样的植物能让我感到最痛苦,也一直期待着在我身上试验这些植物,因为他们知道总会有像我这样的被动者上钩。他们把有刺激性的植物涂抹在我的乳头,阴茎,睪丸,菊花,甚至马眼,让我忍受持续数小时的灼烧感,口味很重。 我常被折磨到掉眼泪,但他们的态度依旧冷冰冰,我越是痛苦,他们越是享受。 森林施虐之后,我们回到了屋子里。尽管已筋疲力尽,我却没有多少休息的机会,因为其他没去丛林的主人已在房间里整装待发。晚上的服务非常艰苦,一直持续到深夜。我被多次被操,性虐待,尤其是乳头受到了尤其痛苦的折磨。他们给我夹上乳头架,然后用竹棍将它们打掉。我的睪丸也没少被抽打。 苏梅岛之旅 在清迈的几天受难日过后,我和我的主人飞到了苏梅岛。我们在Chaweng海滩的当地同志酒店入住。主人联系了几个当地主。相比在清迈的那几个主,他们显得温柔许多。我甚至可以在大海,泳池和主人们共同享受放松时刻。主人赞美了我这几天的表现。虽然痛苦,但每次回想起在清迈的经历,我总能感到性奋。 这就是我的泰国之旅,希望我写的让你们满意。 Visit Master Walter's Tumblr.

Fearslave’s Headbox Experience

SeriousMaleBondage got new heavy bondage equipment and Master took me there to try it. It’s a very well crafted head box, with lab-quality aluminum...

Diary Of Testing My Slave Stephan (Part 3)

A diary written by MasterMarc and Slave Stephan. Here you can find part 1 and part 2.   Master: Difficult Days At some time or another it had to happen...

Do SM and PETPLAY go together?

An interview with Pup Scruff about Petplay and SM. MasterMarc: Hi Scruff, it is a pleasure to have you with us today. You call yourself...
Advertisment

Follow us on

8,404FollowersFollow

More Fetish & SM Articles

How To Make S10 Blackout Lenses

In this video, I show how to make the blackout lenses for the S10 Gasmask.

Insight Into Zhanglp312’s Bondage Sessions

OUR READER'S SESSIONS Zhanglp312 1982 | 174 cm | 68 kg China Zhanglp312 on Twitter Zhanglp312 ist a bondage Master from China who is practising BDSM for more than...

I Wear My Chain Collar All The Time

Pup Noveau | 1998 | 183 cm | 63 kg | Edinburgh (UK) I sometimes struggle with trust because of some not so nice experiences...

The Pupeteer’s Suspension Has That Instant WOW Effect

The Puppeteer | 1976 | 190 cm | 100 kg | Amsterdam (NL) I like that i take control of their body and mind. To...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