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访谈的是一位在柏林念书的男孩。他管他自己叫“贱货”(Fagslut)但又说自己很害羞腼腆,这似乎是个矛盾却有意思的组合,让我特别有兴趣去好好了解他一下。

译者: bdvasel

FFag

1993 | 168 cm | 61 kg
Berlin (DE)

被强迫并且探索和突破自己的极限,这会让我很兴奋,即便那对我而言不是种享受

你好。我看过你的推特Twitter账号,老实说我真的很难相信你是一个害羞内向的男孩子。一个“害羞”的“贱货”…这两个词是如何同时体现在你身上的呢?

呃…我想可能从我小时候解释起会好一些。我13岁左右就开始自己玩了,然后到15岁才第一次在真实世界里跟别人约。你知道,当你只是个15岁小男孩时,没人会狠狠干你的,大家都对我很温柔。所以我在聊天网站和论坛上花了很多时间,积累了一些自信后做直播并制作一些自己的视频——就,你虽然出镜了,但其实还是你自己一个人在镜头后面,很安全。

如今在现实生活中我也越来越多地开始约会…但我真的还挺内向的。作为一个羞涩的人,我发现自己很难在酒吧或夜店里和陌生人接触和交流。坦白说我有试着逼迫自己放得开一点,但可能还是需要一个过程吧。对我来说,在虚拟时空先接触起来会比直接见面容易的多,但别误会,我是一个很友好、善良的人。

我想很多圈里人一开始都是通过网络互相认识的。从去年开始,直播(camming)也变得很受欢迎。这确实是一种自我满足的方式,同时又可以待在自己房间以保障安全。但如今你也体验过现实生活中的kink了,你更喜欢哪种感觉呢?

我依然都喜欢。直播真的很有趣。我喜欢看到大家对我准备的秀的反馈,而且也可以遇到那么多在现实生活中可能永远都遇不到的人。我也把直播看成是自我训练。现实玩的时候,人们常常会对我的承受力感到惊讶,比如我后庭能接受的尺寸,或是我多么耐疼,又或是我如此之服从听话。不过,现实中的行动始终保有优先权了,我最近想尝试变得更贱一点。

你刚提到了疼痛,而且我也知道你喜欢各种不同的痛,这其中是什么吸引了你呢?

确实,疼痛也分很多种。我想谈谈我自己定义的两种疼痛。第一种我称之为“彻肤之痛”(skin pain)。如果你的手臂、脸、屁股,或是身体其他肉肉的部分挨了一巴掌,那只是很初级的痛。那不是我真正喜欢的,我喜欢更狠的。

蛋疼,真的会让我很兴奋

我喜欢被踢被打,越深疼的痛我越喜欢。蛋疼,真的会让我很兴奋。当然要承受蛋疼可不容易,毕竟睾丸真的很敏感。很多攻并不喜欢这样伤害我,毕竟睾丸是男人的命根子。我想大概是他们都很有同理心的缘故吧,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喜欢摧残自己的蛋蛋。

我跟主人“求饶”别再打了的时候可千万别信我。即便我没那么喜欢这种疼痛,主人的愿望也会排在第一位。主人开心,我这样的小贱货才会开心。

哈哈,你能形容一下吗?被虐蛋的时候是种什么感觉让你那么着迷?以及你喜欢被怎么虐蛋法?

如果只是轻虐的话真的挺享受的,但蛋蛋上的疼其实很快就会觉得受不了。如果开始忍受不住了,我会专注在主人的快感上。我告诉大脑说,他正在享受,坚持一下你个贱货。你知道作为一个奴你不需要享受每一分每一秒的,让别人爽到我也会很爽,真的。

我承受住主人给我的痛,我很喜欢看到他们那时的笑容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疼痛…但我可以告诉你虐完蛋后我会面临什么后果:有时我的蛋蛋会变得很大而且硬得像石头一样,要等很久它们才会变小变软恢复正常,有时我会用力挤压它们让恢复过程加快一些。如果是长时间的虐蛋,我的囊袋都会变蓝,我还会胃疼。我还有一些更极端的经历,但这些是比较常规的后果。

可以说我训练得越多,我就越乐在其中了。于是我猜如果我的背部和臀部多加训练之后,我应该也会学会享受鞭打和打屁股。 不久之前一个主告诉我,作为一个不喜欢(鞭打或打屁股)的人来说,我已经很不错了。但我想比“不错”做得更好。说实话,因为我不喜欢,也许那也正是一个完美的惩罚我的选项之一。

你是说,你看到你主人很享受的话,你会真的享受一件你不喜欢的事?

你说的一点没错,先生。我喜欢看到主人脸上满足的笑容,忍受痛苦的时候是,玩脏的项目(dirty play)的时候也是。他的满足就是我的目标。被强迫并且探索和突破自己的极限,这会让我很兴奋,即便那对我而言不是种享受。

我不喜欢尿的味道,但我喜欢被强迫着直接尿在我嘴里。

你刚谈到“脏”(dirty play),具体指的是哪种?

总的来说,我不喜欢尿的味道,但我喜欢被逼迫的场景,别逼着接受主人直接尿在我嘴里并且喝下去。有点绕口,但我大概有这种“喜欢被逼着做我不喜欢的事”的癖好。比如主人干完我之后被迫为他舔干净——超正点超火辣的。我也有过几次为主人把鞋舔干净,或是在街上把主人的痰舔干净的经历,我甚至舔过粪便。

所以你是喜欢玩脏,还是喜欢被强迫玩脏的项目?或是都喜欢?

我都喜欢,我喜欢被强迫做任何事。 在采访之前您问我是否会喜欢做全职固奴,这个想法就会让我硬起来。我想我会喜欢被迫成为固奴…一个主人掌控我日常生活甚至社交的奴。

看起来你最主要的癖好就是权利剥夺、被羞辱。那你觉得能满足你需求和欲望的完美生活会是什么样呢?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从来没想过。不过确实,我喜欢这种低人一等的感觉,而且我认为这完全没什么不对的。我很享受服侍别人让他感到快乐的感觉。

我谈过一段普通的(非Kink的)恋爱,一个我很爱的人,而且至今我们之间的关系依然很好,所以我知道如果我爱上一个人我可以给予很多。如果我遇到一个主人,让我像爱前男友一样那么爱他的话;如果我能从他身上感到真正的信任、安全感,我想我会愿意放弃一切,只为讨他开心……我的隐私,社交生活,财务自由,甚至如果他把我租出去给别人使用我也会愿意。

我想我能够放弃一切,只为讨他开心

我真的挺向往这么一段关系的,能让我安心地逐步地把自己交给他。如果有那么一个人,我会一心只希望他高兴。我想,我可能生来如此,生来就有这种欲望。我特别喜欢能找到这么一个主人,狠狠地玩我,却又对我无微不至。我希望他一直让我带着贞操锁,这样我就能为他变得越来越骚贱,我就一直随时能被干或口,甚至在后庭高潮后立刻继续侍奉他。

你说的很对。做受或做奴本身完全没有错。主或奴,攻或受本身只是两种不同的角色罢了,没有好坏对错之分,人们不应该对此评头论足甚至加以指责。

你会希望你的主人视你为伴侣还是一件他所拥有的的物品?

我能都要吗?因为即使在一段SM的恋爱关系中也有很多“正常”生活的部分,比如出门吃饭、看电影之类的。除了性,除了sm,我们之间必须还得有些别的纽带把我们相连。我不是说在这些日常时段里就不能有sm的成分,他依然可以让我带着肛塞去电影院,依然可以在餐厅外玩弄我,或是在酒吧时在我的啤酒里撒尿。我希望在这段关系里有虐的部分,也有爱的部分。

我的欲望,订一起来就不容易,但找起来更难吧。也许主人和我,彼此都需要做一些妥协,但那就是我理想中的恋爱关系,我的小小的乌托邦。

你是怎么确定说,这种全职固奴的生活,被下贱对待,被剥夺权力和自我抉择的生活你就一定会喜欢,会觉得很开心呢?

毕竟我还没尝试过,所以我想我没法确定。但基于我过往的经验,我想只要他能给我安全感,能让我觉得他在乎我,那我会喜欢这样的生活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