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橡膠爬滿了我的身軀時,牠以這股野性征服了我的本性。 1

當橡膠爬滿了我的身軀時,牠以這股野性征服了我的本性。 2
當橡膠爬滿了我的身軀時,牠以這股野性征服了我的本性。 3
當橡膠爬滿了我的身軀時,牠以這股野性征服了我的本性。 4

Athleticlust

1988 | 171 cm | 63 kg
德國柏林/台灣

athleticlust on Twitter.

哈囉 Athleticlust,很高興有機會跟你聊聊。顯而易見你對橡膠非常著迷,你能談談為什麼會如此狂熱? 😉 當你被放進膠衣裡時,你這顆頭到底在想什麼?

Advertisment

我相信各位同道中人一定都同意我們的感官會隨著橡膠的緊繃而炸裂,所以我很享受被橡膠盡可能地全部覆蓋的感受,最好看不到任何一絲肌膚。雖然我有些時候也很愛展現赤裸的身體,但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哈哈,不過回到你的問題,我這顆「頭」到底在想什麼嘛…讓我用微哲學的角度來回答。 :p

我本身非常喜愛面具,因為我們通常都用脖子上的這顆頭來辨認彼此,但我不覺得我這顆「頭」是個單一的自我,所以在最後戴上面具之後我可以成為另外一個自我。但如果問我這顆「頭」裡面的本我到底在想什麼,黑色的橡膠在潛意識之下帶給我一種野性的官感,當橡膠爬滿了我的身軀時,牠以這股野性征服了我的本性。


野性?這不是大家比較常跟動物類的角色扮演做連結?你能不能再多點解釋那跟橡膠的關聯?

橡膠對我而言是介於自然跟人工之間的,雖然不是人體本質,但卻像另一層肌膚。因著這黑,而融在黑暗之中。對我來說,所有事物包括感官,在黑暗之中都會跟著想像力被放大。這是我對於野性的定義,或許帶點不羈的味道,跟所謂動物的野性似乎有點不同。

想像力對戀物圈的我們的確是強大的活水。有什麼樣的情景是你想像中希望體驗到的嗎?

就像我在推特的自述裡提到的,「禁錮在橡膠及黑暗之中,是我幻想中的渴望。」當被橡膠全身包覆的時候,被繩縛或固定在真空床裡的感受讓人難以自拔(實務上的確也是難以自拔,哈)如果再加以蒙住眼睛跟呼吸控制,慾望就像脫韁野馬般大開了。我著迷於這樣的想法,卻同時地感到惶恐,因為這關乎於和施作者之間的信任,一旦建立好,我就能整個豁出去。

呼吸控制是伴隨著危險的,而我們則因此更感受到真切地活著。你會試著探索你對戀物的極限,並且挑戰這些極限嗎?

是啊,這些年來口味算是越來越重了。我的戀物旅程其實是從球鞋開始的(尤其是高筒鞋)從腳部的束縛感,然後橡膠則帶來全身的束縛感。五年前的我對口塞及肛塞完全沒興趣,但他們漸漸地激起我的興奮。疼痛是種有趣的概念,他讓所有感知更具體化,不是只有疼痛本身,還伴隨著激情以及渴望。

雖然我現在只算輕微的虐戀,這個當下也不知道我能接受到什麼程度。但是我總是樂於再被塞進另一層橡膠中,而挑戰的極限就是我究竟能在裡面待多久。噢我有提到如果旁邊再有一雙被穿過的高筒鞋的話,我絕對會發狂的。


哈哈高筒鞋也是我個人喜好之一,當我沒在穿他們的時候就把我戴上腳銬吧 😉 你什麼時候開始理解到這是戀物而不單只是喜愛?

高筒球鞋是在高中的時候,橡膠則是大約在我二十五六歲的時候。讓我說說一些關於我戀鞋的小故事。大約十歲左右,我常常在放學之後去奶奶家,那時候我舅舅也住在那邊,只是我過去的時候他通常還在上班。我太喜歡他鞋子的味道,而天真地認為只要把他的鞋子藏起來,我就可以任何時候都拿出來聞,但家人卻搞不懂我為什麼要一直搞這個惡作劇。

長大後我就讀所謂的男校,在那些年我們必須每天穿制服打領帶上學,只有在體育課時才能在教室裡面換體育服及球鞋。因為我通常必須在學校待到蠻晚的,而教室裡那些性感的球鞋總是讓我慾火焚身…而在某次經過一雙非常有味道的太空鞋時,我遲疑了片刻但還是決定把我的雙腳放進去。下一秒發生的是,我以最快的速度衝到廁所,但還來不及踏進去我就射在褲子裡了。就是這個時刻我理解到,這不單只是喜愛罷了。那叫做戀物。


那你是如何去接受這樣的狀況,而你又是如何開始接觸戀物圈的大家?我可以想像即使有這些性感又有味道的運動鞋,男校仍然不是一個容易的地方吧 😉

哈哈的確啊那時候比較像是罪中作樂,而我也的確在求學生涯中獨自享受了這些快感。不過老實說,對我來說要理解甚至接受並不難,因為我體認到戀物從小時候就跟著我了。但我最大的啟蒙一定非 gearfetish 這個網站莫屬,我(以及我相信很多人)都對這個網站的關閉相當難過。透過這個網站,我和來自不同國家卻有著同樣興趣的人建立了不少很好的關係,當時我對於台灣的戀物圈生態反而所知不多。(如果我沒記錯的話,gearfetish 是在 2014 年關站的)

我在 2013-2014 年間到柏林當交換學生,但每個人都很清楚這對我而言不單只是個學術規劃而已(笑)。所以我在這個戀物首都嘗試了人生首次的橡膠體驗,碰!後來的故事就不多說了。在這段期間,我慢慢地認識許多住在柏林以及來來去去的人們。後來回到台灣幾年,當了兵也有了第一份工作,拜社交軟體所賜,我開始對台灣的戀物圈稍有了解。

當橡膠爬滿了我的身軀時,牠以這股野性征服了我的本性。 9

讓我感到驚訝的事,台灣的戀物圈並不小,而在每年的台北同志遊行更是有越來越大的橡膠、皮革、犬狗等等團體。即便現在我再度回到柏林工作生活,我仍然很開心我屬於台灣以及歐洲戀物圈的一部分。

對於這些各自的戀物圈,你最喜愛的部分是什麼? 🙂

其實他們對我而言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他們都給了我一種歸屬感,不單是因為我們是少數(同志)中的少數(戀物),也因為我不用再像高中那時一樣獨自探索這個世界以及各種幻想。戀物是我們共同的語言,而分享則為彼此搭建了橋梁。當然在歐洲,因為幾乎每個月在不同地方都有大活動,加上地利之便,社群的進展相當快速。相對而言,台灣的戀物圈仍然相當年輕、迷人,才踏出了第一步,稚嫩而沒有太多的放任及頹廢。新穎、閃亮、清新,以及「新鮮」。


嘿嘿新興的淫窟總是還帶點稚嫩,不是嗎? 🙂 說到新鮮,你對於一批批新鮮的年輕肉體們,想加入當地的戀物圈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始,有什麼建議嗎?

我知道有些人比較內向,而有些人相對比較外放。對於那些天性害羞的,我想說的是躲藏在面具底下是沒關係的。(不管是實體的面具或者是象徵上的真實世界的面具,也就是社交軟體)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把自己的所有面向都攤開來,但重要的是不要為自己感到羞恥,如果這件是帶給你愉悅(或甚至慾望 😉 )那就去做吧!

而對於那些想踏出去認識更多人的,現在的射膠(噢我說的是社交)網路已經在彼此之間建立相當好的連結了。找一個距離你不遠的活動參加,試著跟其他人對話。每個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故事,而在彼此的故事中找到共通點。(甚至有人有跟我一樣的高中生活故事呢)總之,如果你還是不知道怎麼開始的話,我在這裡噢。(燦笑)

Leave a Reply

Diese Website verwendet Akismet, um Spam zu reduzieren. Erfahren Sie mehr darüber, wie Ihre Kommentardaten verarbeitet werd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