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Slave Pu

MasterMarc你好Dexter。一些读者可能从你的名字“theDarkContainer(暗黑集装箱)”得知你喜欢在运输集装箱中会面。在谈及这个特殊的地点之前,我们十分想知道你的兴趣和你是如何在这个兴趣上迈出了第一步。

Dexter 是发生在2001年,我还住在英国伦敦时迈出的第一步。我的好朋友在Vauxhall的“The Hoist”组织了几天同性恋SM活动。在活动时我开始接触到一个想要研究木乃伊捆绑的人。接着我和他去了其他朋友组织的同性恋SM探索之夜,然后回到他的公寓,互相在对方身上尝试了全身胶带木乃伊捆绑。不久之后我的伴侣开始开始规律的和一个绳索掌控者见面,这使我开始对绳索捆绑产生了兴趣。最近我不再做很多全身木乃伊捆绑,但是胶带面罩始终是我的“标志”。现在我的所有会面都是基于绳索或锁链捆绑,加上必须的胶带眼罩或定制的面罩,加上服从者的所有兴趣和想要尝试的活动。

MasterMarc十分遗憾“The Hoist”即将停业。它是一个出挑的恋物癖夜店。胶带面罩听着十分撩人。能告诉我们更多它引人遐想的地方吗?

Dexter 我把面罩缠得非常紧。最近一个服从者告诉我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前额和脸上的肌肉有多强壮直到他带上面罩之后几个小时竟然清晰的感受到面罩之下每一寸肌肉的收缩与舒张。我使用黑或者灰色的胶带打底,用其他颜色的胶带增加细节。由于每个面罩都是根据服从者定制的,所以每一个都独一无二,完美贴合。我本能的喜爱着胶带从胶卷上撕开的声音,和服从者的头一层一层,一层一层逐渐被包裹住的过程。我迷恋舌尖划过胶带覆盖下的眼睛是鼻腔中充斥的胶带味道。于我,服从者不再具有姓名,于服从者,单个鼻孔或口中的呼吸管造成的呼吸困难,又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体验。与随意选择的皮革或者乳胶面罩相比,我倾向于每个胶带面罩的独特性。我享受着建造每个面罩所需的时间,首先是服从者的嘴如预期般被覆盖,其次是下颚,之后是眼睛,最后在他的脸和头上越缠越紧。

MasterMarc当你和同伴享乐时,胶带面罩营造的匿名性对于你有多重要?把对方变成物品对你来说关键吗?胶带面罩有什么不同?

Dexter 哈哈。你现在深入到了我脑中最黑暗的深处了。我并不总是做完整的胶带面罩,但服从者的确会被物品化从而给予我接入其他身体部位的全部权限。我忘了他的嘴并不在其中。特别是当我在他头周围增加许多绳索捆绑时,这能带给服从者比我想象中更大的额外限制。我不认为有许多服从者有过这样的感受,或者是头被束缚然而身体却完全曝露着。我认为这会在服从者脑中产生与其他掌控者和其他“正常”面罩或者包括头与否的全身捆绑不同的独特感受。

MasterMarc我并不是谈服从者的感受。对方变作无名物品对于你作为掌控者的改变是我有感趣的。

Dexter 服从者的心理变化和我的一样重要。因为我的第一次体验是不同等级的胶带木乃伊捆绑,我有过持续一小时及以上精神上的“非参与感”。所以服从者的感受和作为掌控着的我一样重要。但是当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之前没有解析过,如果我面前的是没有脸的东西,我猜这的确也更容易引出隐藏于我性格中但确实存在的,更“邪恶、黑暗”的一面。在我面前的一具身体,肌肉和骨骼比一张没有意义的脸更使我的“那一面”强势与健壮。服从者发出的呻吟越是模糊,越让我的“黑暗面”觉得性感。当然,我想看清脸和听清声音时,我会只做一个胶带眼罩而不是一个完整的面罩。

MasterMarc根据我了解的,对方的“稳定”对于你非常重要。我必须要问当他们带着这个面罩时,是你如何能判断他们的感受与体验的呢?

Dexter 经验当然是最重要的,我早已不再计算从2001年开始我做过多少胶带面罩!但在第一次会面时,我并不会对不熟悉的服从者轻易使用胶带面罩,特别是当他还是一个新手。许多我见过的男孩子从来没有被捆绑或者蒙眼过。我对见面者比较挑剔,并且一直着重于寻找愿意成为常规玩伴的服从者。我发现会面的娱乐性随着对服从者的了解加深而加深,他的喜好,他的反应,什么时候该停止攻占他的底线只有通过长期见面才能了解。最初的几次会面会有很多交流,有时也许太多,只有这样服从者才会感觉安全,我也知道该做什么。

即便被紧紧束缚也不会影响到点头或摇头,更别提手部与脚部的运动了。无论剧本如何上演,我都会告诉服从者如何表示不悦,也一直告诉他们只须用正常语句沟通而不是安全词。我努力把会面的界限设置在非常深刻和非常安全之间,两愿的。我不会轻易放弃给对方强烈威胁感与恐惧感的东西,我会十分平缓,谨慎的使用,我们一起改变对它由衷的厌恶。沟通的方式千百种,视情况而定。带着胶带面罩时,由于服从者下颚紧紧地被缠住不可能发出明确的声音,我接收到的任何迹象我都把它当成是停止的暗号。我会立刻割开颚部的胶带,这样他就可以清晰的说话了。多年的经验也使我有了很强的第六感,对于深入了解的服从者,在会面或日常生活中,我都可以感知他的不安情绪。

在之后的会面中,我需要开发除了语言之外,感知与沟通的方式。我不知道其他掌控者如何但是我不喜欢在会面中与认识很久并且了解很深的服从者说太多。保持与构建会面的紧张性对这些常规玩伴也非常重要。从最开始无法运动的全身胶带木乃伊捆绑,胶带面罩显然更轻松。

MasterMarc对同伴的了解的越深,与他的交流也越少。我觉得这很正常。当然这无文字的交流也有助于对方的物品化。我认为非人化于良好的会面至关重要。当然你需要对他们了解很深才能实现无文字沟通,然而作为掌控者的你也需要和你的沟通能力一样优秀。对于一个掌控者,经验有什么重要性?

Dexter 自信与对掌控之下的规划非常重要。我认为与一个经验丰富的服从者相比,经验对于掌控者来说更加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被控制的氛围。而掌控者的经验对于一个新手服从者来说却显得不那么重要,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应该得到什么。重要的是操作的正确性,这样,他们才不会放弃,而是确实的过度,深入到以后的活动中。对每个服从者强度的把握需要很多的经验才能如上述可控。

当和被“知名人物”或备受推崇、经验丰富的的掌控者调教过的服从者会面时,我一向有些紧张。即便如此,我也有许多的经验使我确信我与其他掌控者的不同的,服从者也许没有体会过的手法会增加乐趣。如果其他人经验不足,那他不可能和我一样自信的减少服从者身上的负荷。绳索捆绑大多基于经验,捆绑的速度,神定气闲地展示复杂捆绑的能力都是基于经验。经验也能告诉你什么时候捆绑变的不适,甚至是危险。我的许多不良经历都是来自于长期立式捆绑,当我提出要求时我必须更紧张,更慎重的观察他们的肢体语言从而得知他们是否明确状况。我相信经验能带来比其他条件更必须的安全性,特别是对于绳索捆绑。

正真的信任感在任何情况下都来自经验,但对我来说,想象力与创造力同样也非常重要。因为我用绳索,锁链,竹子和胶带作为我会面的基础,也因为我更享受捆绑剧本的创意性。创造新场景和捆绑创意随着经验的增加而更容易获得。这也确保我对与每一个新服从者的会面保持兴趣。即使是和玩乐过许多次的服从者,我能持续引如新方式,新元素,把他们用新方式绑起来。

心理游戏也十分有趣,在会面中我会播放增强氛围的不同种类的戏剧化、电影性音乐。用来辅助控制和提升会面的稳定,同时把感受,绳索,或其他元素如蜡烛,鞭打与背景音乐相融使之效果叠加。有时候我播放更暗黑和威胁性的音乐,然后在被限制行动和遮蔽视线的服从者脖子上画上锋利的十字。足够温柔,我不会引起伤害;足够清晰;他知道一个错误的动作会导致许多麻烦。对于呼吸控制与窒息,强稳定的勇气、信任和经验也是用以确保服从者接受更多但不受伤害的必要条件。有一个明确的安全界限界限而且随着我经验的增加我已经对我创造的“恐怖”场景更加信任。

MasterMarc我明白即使在下一次采访中我们任有许多需要讨论。但现在我想回到胶带面罩的话题。能告诉我们更多制作过程吗?也许你能给我们展示一些照片?你是如何做的?

Dexter 魔术师从不揭露他的秘密,对吧?我没有展示过程的照片但我的确愿意解释地更详细,我也会给你一些不同设计的完成图。大多胶带木乃伊捆绑会从食品薄膜开始:用食品薄膜包裹两层,非常紧的,在服从者的脸上、头四周,下一层从一个肩膀开始,覆盖头顶再回到另一个肩膀。我用手确保薄膜的紧贴。之后我需要确定是保留一个鼻孔或者插入呼吸管并在确定位置刺一个孔以确保服从者在薄膜覆盖完成之前的呼吸通常。除非他喜欢呼吸控制,那么你能在胶带面罩开始制作前增加额外的乐趣!在我眼中呼吸管更粗暴,而且把服从者变成一个流口水机器。

接着第二层胶带开始了。我把它叫做功能层因为它构建起了胶带面罩的雏形。我倾向于把面罩做的非常紧和拘束,但是包覆耳朵时需要小心谨慎不至于翻折耳朵或把他们缠的太紧,尤其要注意的是别在鼻部包太紧如果你只想让服从者通过鼻子呼吸。我从眼部开始。当即封锁服从者的视觉,然后在头部继续,直接把胶带贴在食品薄膜上直到达到预期。一旦完成就无法修改,所以一遍成形十分重要。为了定型和抗皱,我不会改变贴胶带的方向。如果服从者将要使用呼吸管,我会在这个时刻塞入一根建材店可得的短中空管。一旦所有的可能性都加入到这一次尝试之后,我会随便扯下一捆胶带,10厘米或甚至50厘米地一片一片地直到他们的头完全被包裹起来。

其中有3条主要的胶带,一条直接从下颚前端开始,脸的四周都被吊着固定在位置上;另一条与之前类似,但从头顶正中开始,覆盖着耳朵向下裹紧胶带;最后一条从鼻梁在后脑勺的高度开始,向上至头顶再降到脖子。我会单独修饰脖子和下颚的形状,再把每个空白补满。想要增加紧度你只只需增加拉扯胶带的力度,这样就会更紧。

到现在为止,服从者的头上已经有足够多的胶带了,但我会再加上另一层。我把它叫做美化层!我会用更细的胶带有条不紊地包裹整个功能层,而不会像功能层出现可能的随机性凌乱,我会用手理清折痕,再覆盖上新胶带。这些胶带也可以被拉的十分紧。我通常也会贴一个算是三角形的形状在脸上,一条20-30厘米的胶带水平覆盖在眼部和头周围,还有两条在鼻子两侧直到鼻子底部。这修饰了鼻子的形状也同时牢固了脸前部的架构。

最后一步是我最近几个月才开始的——用其他颜色胶带增加细节。如果我做了灰面罩,我会用短黑胶带增加细节,反之亦然。这一层其实完全没用,我只是为了我面罩的独特。面罩的颜色取决于我想要创造的场景。如果我使用我的金属荆棘冠,我一般会做一个黑面罩和金属对比增加冲击力,但如果我要拍摄黑背景照片,我会做一个偏灰面罩。

无论是否留下一个鼻孔呼吸或者使用口部呼吸管,呼吸控制和给服从者popper都容易实施。单个鼻孔可以被胶带封闭,它不仅能相当快速的创造恐慌而且还能升华空气封闭的面罩下的喘息。但是你需要意识到服从者通常会开始抽动和敲打四周,而且暴力地晃动头部想要呼吸。你最好翻折一下胶带的尾端,以便于你需要的时候扯下。你需要在完全的掌控之中和能在恰当的时间快速的撕下鼻孔上的胶带,显然呼吸控制是严肃的,如果你不能保证这些或者怀疑意外状况下可能导致的危险的结局。你不该在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把服从者塞入胶带面罩。

我相信下一个问题是如何揭开面罩。我用一把特殊设计过的钝剪在脖子两侧和下颚剪几下。需要十分谨慎而且别忘了一直在食品薄膜下插入两根手指并只在两个手指之间剪动。你不会想剪到服从者的嘴唇或者皮肤。最终会有足够的剪数使你可以扯下胶带面罩。层越多越难。优点是面罩可以从头顶开始直接剥离并且保持形状。有的服从者会留着他们作为一个完美会面的纪念品。

天哪!我竟然不知道对于面罩我能解释这么多!我有些变态所以我享受舌尖舔过服从者胶带下的眼睛,也喜欢从过胸口开始舔过脖子再到胶带之上。区别于一个带上普通面罩,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而且会一层层地越来越紧,这会增加乐趣的醇厚。他们看起来很棒,当然所有服从者会在我牢固的捆绑和头部的胶带固定下看起来很棒。

MasterMarcDexter,真的十分惊喜。我相信很快我们会继续谈话的。


Visit Dexter’s Twitter to see more of his work.

+ posts

Hey, I'm slave pu, a young kinkster from Shanghai. I studied fasion design in Europe where i met MasterMarc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then I'm playing around and having fun living my kinky side of lif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