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64105128-1

Chirenon

74 POSTS 1 COMMENTS

CURRENT ARTICLES on sadOsam

The Key To Happiness (2)

A kinky story written by Alex Nehling | Chapter 2 Click here to see all published chapters. | Illustration by Theo Blaze. Provided by BallbustingBoys.org  Zach was sitting...

打屁股—疼痛和耻辱带来的快感

Mark 1990 | 175厘米 | 58公斤 爱丁堡(英国) 马克的推特 Article in English 当他第一次让我趴在他腿上的时候,我十分激动而且这使我非常地兴奋。特别是当他开始用劲的时候,真的很痛。 一些奴喜欢主人无情地给予他们更多的疼痛,这个苏格兰的奴就是其中之一z 他现在正和我在一起。你好,马克。你第一次意识到疼痛是个“好”东西是什么时候?那时候是一个怎么的情境?你能否告诉我们,在那种情境中你有一个怎样的感觉? 马克:你好,主人。我想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些可以令我享受的疼痛。当我在上学的时候,总有一些同学喜欢拧别人的乳头或者拉高别人内裤,而我当时经常引诱他们对我这么做。还有一些年纪较大的同学,我们经常会在周末踢足球,如果我们赢了,他们偶尔会打我们屁股,不幸的是,我们很少能赢,所以我无法得到满足。 我想我从来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会那么喜欢它。后来当我开始想要性爱时,我知道我喜欢一些怪癖的(kinky)东西,并且在浏览色情片时总会留意那种类型的视频。 打屁股的场景永远是我最想看的,而且我会不断幻想自己被打屁股。当我发现Recon(恋物者交友软件)的时候,我就只想找人把我绑起来打屁股。当时我对别的恋物真的没有什么趣。当我最终找到我主人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打屁股。当他第一次让我趴在他腿上的时候,我十分激动而且这使我非常地兴奋。特别是当他开始用劲的时候,真的很痛。因为我们是联系在一起的并且从一开始就互相信任,我很容易完全放弃自我并接受他给我的痛苦。我也很喜欢他享受打我的样子。 回想一下,也是很有趣,我第一次被打屁股是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经常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玩,并且我们有个惩罚规定,输的人要被藤条打屁股。 你可以想象我输了多少次。不可想像。我是当时制定规则的那个人。你能和我们解释一下,究竟是什么让疼痛成为了你的快乐吗?我认为这里有几个阶段,感受疼痛,感觉尴尬,接受它,屈服于它,最后就是享受它。你能不能和我们解释一下你所体验到的这几个阶段以及你在每个阶段的感受? 这听起来像个游戏,并且我每次都会输。对我来说,享受痛苦几乎总是不同的。这完全取决于当时的情镜和人。如果我在别人面前被打屁股并感到被羞辱,痛苦就会迫使我兴奋。所以我享受羞辱和痛苦的同时存在。 更多的疼痛=更多的兴奋=更多的屈辱=更多的享受 有时,我只是喜欢挑战尽可能多的痛苦,因为主人只是希望享受打我屁股,鞭打我和抽打我带来的快感。描述我最喜欢的场景?这肯定是主人在狠狠打我屁股的时候,当我完全放弃并任何事情都服从他的时候。在前戏的时候,我喜欢他温柔地打我和那种对之后的期待。他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而坚定。之后,当他开始更用力时,这就变得更具挑战性了,我必须关注我的呼吸方式。通常到那时,我可以听到他声音中的快乐与享受,因为他鼓励我接受更多的疼痛。然后,当他再次更加用力,疼痛加剧的时候,我开始感受到我内心的融化,直到我开始哭泣。我永远都不能忍住眼泪,我只能说这是一种高潮。一旦我开始哭,我所有的肌肉都会放松,然后我会更享受。不过,我只认识少数几个人可以把我带到这z高潮。 对我来说,主奴的联系最重要的。 我知道,你经常说我喜欢看我的奴哭。你知道吗?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甜蜜的瞬间:)在这种疼痛的调教中主奴的联系有多重要?这种联系又是什么呢? 对我来说,主奴的联系是最重要的。最基础的就是他知道哪里能打和哪里不能打。疼痛永远不是让我哭的唯一原因,是那种完全无助的感觉,并且信任主人会保证我的安全。眼泪从来都不是来自痛苦。它也不是有坏事即将发生的信号。恰好相反,当我哭的时候,我是表示出我将我自己完全的交给了主人。这种感觉或者眼泪是我不能强迫或者作假的。它只在这种“联系”存在的时候才有。我有经历过非常非常疼的调教,但是我没有哭,因为我没有感受到完全的安全。 有时候,与刚刚在恋物者聚会上认识的人建立起信任并不简单。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应该给出怎样的建议,因为我曾和我刚认识五分钟的人玩的非常愉快。另一方面,因为我误判了人,我也有一些非常糟糕的经历。我想,你所能做的就是信任你的直觉,但对我而言,如果我对这个主有任何怀疑,我就不会和他玩。 如果你的主人命令你,让你被另一个你刚认识的主狠狠调教,你会服从吗?你会让这个新主人调教你吗? 我会服从命令的,这之前发生过。我的主人从里到外都非常了解我,他很明确地知道我能接受什么。他只会让我和那些我会享受的人玩。 好孩子。那我必须问你另外一个问题了,你刚刚告诉我们,你的主人知道你喜欢的是什么。那你永远喜欢这些是不是很重要? 我的主人让我做不想做的事?我门之间不存在这样的变故。在最一开始,我们之间是很严格的主奴关系,我会没有疑问地去做任何他命令我做的事情。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全职奴不适合我。之后我搬去和他以及他的伴侣(rubberyell)一起住。我开始和他的伴侣也发展一些关系,我们开始形成一个平等的三人关系。尽管我再也不认为我是一个奴,我和我的主人永远有着巧妙的主奴关系。每当我为他做什么事时,都是因为我想这么做而不是感觉像是必须这样做。所以当他让我被他朋友调教时,我会同意,因为他认为我也会享受。现在我感觉自己更像是50/50(可主可奴)。尽管我不是主而且我大部分时间更喜欢做奴,但是我有些时候喜欢做攻。 在性方面,我天生是奴。 人生中总是有变化的,这很正常。但是你的奴性还是大于主。你对打屁股的爱是如何发展的? 一点没错,在性方面,我天生是奴。只有一些人才能把我攻的一面调动出来。 我是通过不断见新主和不断尝试新玩法来发展我对打屁股的爱的。当我还年轻一点开始寻找被调教的机会的时候,我发现被羞辱对我很有诱惑。即使只是趴在某人膝盖上,我都会感到很兴奋。疼痛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最初的几次,主人把我放在他的膝盖上,那使我非常激动和兴奋,但是我总是渴望更多。我发现疼痛才是我真正想寻求的。我第一次被打哭是在一次伦敦的聚会上。我被绑在一个长椅上,一个主人用手打我。他一开始只是轻轻地慢慢地,之后他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直到他尽了最大力气。最终我能感觉到我越来越兴奋,直到我的眼泪开始流下来。当我意识到自己真的在哭泣并且仍然渴望更多时,这是一个如此幸福的时刻。从那以后,我开始了更多的鞭打,抽打和打屁股。我不认为我一开始就热衷于它,但我很快就开始享受它了。我对被鞭打和 抽打的期待越来越强烈,当我被打哭时,我发现它是那么地让人兴奋。趴在主人腿上被打屁股永远是我最喜欢的。 为什么打屁股会带来羞辱感?你能解释一下吗?然后,为什么你会享受这种羞辱感呢? 我真的不确定如何解释它。特别是因为单独的羞辱感对我来说并不是我的一种嗜好(kink)。我只是觉得当我趴在主人腿上被打屁股的时候会给我带来一种羞辱感,我享受这种羞辱感。对我来说,这是最紧密的一种“情侣”关系。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只喜欢和主人而不是别人做这件事儿的原因。被绑在十字架或者什么别的东西上被鞭打,抽打和打屁股很性感很令人兴奋,但是如果你趴在主人腿上或者相似的体位,主人就可以完全控制。这时,主人不仅仅可以听到你“哼唧”的声音,他们也可以感受到你。这种肢体上的感触是当你站在几米之外被打主人所感受不到的。虽然我说羞辱感并不是我的一个嗜好,但是有的时候我会感觉这会使我兴奋。趴在主人腿上被打绝对是其中之一。 你说你喜欢被裸手打屁股。如果是一个很用劲并且长时间的调教,对主人来说也很疼。:)你能告诉我们,你有什么其他打屁股经验以及感觉是如何改变的吗? 桨板 是的,因为长时间地裸手打我,Master Aquile的手上不止一次有血疱。就是因为这样,我们买了一个像浆一样的板子(paddle),我非常喜欢这个桨板。我发现它可以带来与趴在膝盖上打屁股相同的亲密感,就像裸手一样。用桨板打是我最喜欢的前戏之一,它可以打到更大的面积。它给我带来的快感不仅仅是愉悦和享受,而是想要更多。当然这也取决于什么材质的桨板。我不喜欢那种木质的,因为它的重量有时会让我喘不上气。我想对我来说,木质的桨板是一种理想的惩罚。 鞭打 鞭打绝对是我其次喜欢的。在被鞭打时,我发现它很容易让你进入感觉并使你放松。我喜欢所有的鞭子,从锋利带刺的到沉重的,沉重的那种经常会让我失去平衡。前段时间,我参加了一个地牢派对,并被那里的一位主人鞭打。他同时在我身上使用了两个相当小的鞭子,并且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所以我的肩膀开始出汗并且有异味。我当时专注于我的呼吸和享受,非常突然,我感受到两个重型的鞭子打在我的肩膀和后背上。由于我当时被铐在十字架上,这鞭子把我重重地打趴在十字架上。我喜欢这样被打是因为你会有不同的感受。小鞭子带给你的刺痛,以及重鞭子带给你的重击。 抽打 抽打也是我最喜欢的,但是这取决于主人如何抽打我以及什么样的鞭子。短小的那种鞭子总是很有趣,但是它可以十分疼,我不能接受太多。短小的鞭子可以准确地打到不同的地方,对主人来讲,他们可以很好的表演给别人看。 相反,长鞭就很难打的那么准确。我很幸运地遇见过一个技术非常好的主人,他用鞭子的技术技艺精湛,他可以很准确地打到他想打的地方。被打到的地方感到刺痛,我感觉他是真正在控制这一切,有些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想再被打。 藤条 我最不喜欢的是被藤条打。我讨厌关于藤条的任何。我讨厌它留下的痕迹,给你一个麻木而且非常痛的感觉。但是我喜欢挑战它们,总是试图让自己承受越来越多。特别是当我知道主人喜欢我的反应时。当然,这不是我能坚持太久的事儿。当时主人Edward,在我身上用了一个马鞭,那感觉就像藤条一样糟糕。他几乎不能带给我什么快感,所以当主人用它打我的时候,我 的身体会变得僵硬,精神紧张和反抗。 那看起来藤条是惩罚你的最好方式,因为你太爱其他的了。:)顺便问一下,你体验过的最重的最凶的调教是什么样子的?然后说一下,你为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 我对这个鞭子带给我的无助感十分反感。但是我又很高兴看到主人喜欢用它折麽我的样子。 对我来说,很难想出一次是“最”重的。有一次我和我主人在家玩,那次经历很槽糕。我当时是裸体并且双手被吊绑在单杠上。他先是用他的手,小鞭子和马鞭来热身。我的后背和菊花能感到痛但是不是超乎寻常的那种,一开始我很享受。那次调教的原因是我们想试一下我为主人做的鞭子(flogger)。那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东西。设计很简单,我把一个擀面杖切成两半,然后在一半上钉了一些皮条而已。我之后又把胶带缠在把手上,让皮条更好地固定,并且也好看一些。皮条很薄很轻,我不觉得打在身上会有什么感觉,所以我将皮条的末端剪成了碎条。事实证明我错了。就鞭子上皮条的数量来说,这个鞭子给我了合理的疼痛感。但是,由于皮条太轻了,他们打到的地方很不确定。他们打地很分散,大面积的地方都有被划的感觉。我真的不喜欢这种感觉。随着主人更加用力,我开始有承受不住的感觉。我无法保持冷静,并且到处扭动。我真的不享受被这个鞭子打的感觉,但是,我能听见当主人看见我如此挣扎是多开心。我对这个鞭子带给我的无助感十分反感。但是我又很高兴看到主人喜欢用它折麽我的样子。当我被堵住嘴开始哭的时候,我感到更容易去接受它。当我说我哭的时候,我不是指抽泣,而是真的在哭。被强迫去完全接受它的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惊讶。结束之后,当我还在颤抖和哭泣时,主人摘下我的口塞并从背后抱着我。然后,他解开我的手,当我转过来的时候,我可以从他眼中看到那种喜悦和享受。这是我有过的最好体验。

Kinky Art by Nickyshole: To Cum Or Not To Cum, That Is The Question

Nicky 1995 | 180 cm | 72 kg Cambridgeshire (UK) Nicky on Tumblr My productivity with drawing actually goes up quite a lot when I'm locked, one of...

Slave to a Younger Master (2)

A kinky story written by Max Potter | Chapter 2 Click here to see all published chapters. Illustration by Theo Blaze. The Test I whacked off as...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