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64105128-1

项圈的意义是忠诚

TinyFearlessLeader | 1997 | 180 cm | 68 kg | Winsconsin (U.S.) 我认为服役是自由的最终表达. TinyFearlessLeader on Tumblr Article in English.  与另一个Shackler的男孩的对话。 MasterMarc:你好 TinyFearLeader. 你是Shackler的男孩之一。你能告诉我们你为他服役了多久,是如何开始的吗? Tinyfearleader: 你好MasterMarc. 我从2017年一月开始带上奴隶的项圈开始为主人服役。在那之前我们在recon 上聊了几个月,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见面。我还记得在机场外等待主人的到来与此同时整颗心向往着即将到来的一个周末。作为一个新奴隶,我还不知道对这个未知的领域我会迷恋还是害怕。但一旦我跨过门槛到达Shackler 的领土,我们之间的化学反应试了魔法般的迅速爆炸。在第一次见面的结尾,当主人询问我考虑是否愿意带上他的项圈,当他用闪亮的锁链锁住我地下的头颅时,我为他服务的立刻变成了我的权力和义务。 MasterMarc: 我想大多数男孩在见一个新主人前大都会产生复杂纠结的情绪。但又十分有趣见到在正确的主人手上男孩们能多快开始享受。你很快就屈从了,你怎么看待在你脖子上的项圈? Tinyfearleader:从实际的角度看,带上项圈意味着主人有独家的能力填满我的洞穴,除了主人没有人能够在我身体里播种。从精神的层次,这意味着对主人绝对的忠诚,作为我的主人的或好朋友。我的项圈标志着我出现在了主人的家族树上,和他的丈夫,和他们赏识的男孩,我们的联系并不弱于主人最重的束缚工具。 我想说的是,每一段主奴关系的内容条目应该是能够被动态协商的。我确信对于项圈的定义随着年纪增长和自我认知的改变而变化,这也是自由地讨论我们的目标,期待,顾虑是如此重要当我初次带上主人的项圈时。 MasterMarc:能向我们描述你对服役和被使用的的欲望吗?你如何看待你自己?你希望被怎样对待? Tinyfearleader:我相信服役是自由地最终表达,当我意识到有些决定是主人制定的,不取决于我,我能通过放弃我的优柔寡断得到冷静于安宁。 无论何时被使用,是软皮吊绳还是难以忘记的束身上衣,他们刺激着我的快感。粗野的口交,乳头被摩挲的快感,体内抽动的春意,所有的素质把我推向顶端-我满足于主人的满足。 我想说的是,我相信淫荡的生活方式不只是性权力的流动。我把自己看作是奴隶对服务的的渴望和男孩爱玩的调皮的,netflix里轻佻小妞的亲密与浪漫,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人类被尊重和允许的权利。我享受被Shackler调教的原因之一是无论他多么认真的使用我和把我物化。我从没感到被看轻或者他不为拥有我而感到骄傲。 MasterMarc:信任是SM的基础,一个好主人尊重他的奴隶,也让奴隶知道他们的重要性。即使并不是在任何时候,但只要明白主人在关心着他们,这能让他们更轻易的放松成为奴隶。能和我们谈谈你最激情四射的体验吗?还有让你无法忘怀的原应吗? Tinyfearleader:我跨过铺着乳胶的门槛,进入主人暗室的右翼,注意到墙上整齐摆放着的锁链,枷锁闪烁着昏黄的光泽。我不停品味着视觉带来的快感。我的视线射向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企图发现主人对他服从的奴隶的计划,但转瞬之下,我才感受到主人坚实的手正在收紧我脸上的防毒面具。黑暗,醉人的皮革气味入侵我的鼻腔,我的阴茎颤抖着。主人发现了,他轻轻的笑了。然后我的四肢被塞入尼龙的睡袋里,无法抵抗的,无法移动的。我与外界的联系只剩思想,呼吸和声音。 我听到主人在房间移动,我热切的期盼着,今晚可能被使用的工具一个个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他知道这份悬念让我愈加狂野,当然这也可能是他动作如此缓慢的原因。他让我的意志首先臣服了甚至在他开始触摸我之前。 主人在睡袋上打开了一个小缺口—只够让我扑棱着挣脱。一只抹着润滑液的手拂过我暴露着的头,慢慢地,情欲的,喘息戳穿了我的嘴唇,就像我不顾一切的要把我的臀推向他,但是锁链把我牢牢的束缚住了。他停了,在我忍不住呻吟抗议之前,他迅速把装有popper的呼吸器连接到面罩,我濒危的快感逐渐变成头晕目眩外面的世界变成了潘多拉电台的贝斯音频,纯粹的快感用想我的下体,我漂浮在宽阔无垠的宇宙里。被取精的快感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我,我感觉我马上就到达臭氧层顶端。胆颤混合着快感更加刺激着我,在主人调整面罩以给我新鲜空气是,我的高潮突然到来,四股精液射向空中。当最后一股高潮通过我的脊椎,我深呼吸然后躺着不动,我明白主人对从我身上取得的乳液是满意的。 MasterMarc:许多人即使是奴隶也在寻找专一,封闭的关系。你能告诉我们作为“奴隶之一”的感受吗? Tinyfearleader:我不想陈词滥调,但这十分震撼。我非常感激像Shacker 这样经验丰富并且知名的主人愿意把我这个雏鸟招揽到他的羽翼下,给我奴隶时代的枷锁。我许多甜蜜和传统的朋友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不嫉妒我的奴隶兄弟(PreacherBoi)。我们这个族群的关键是能对我们的需求开放,无批判的的沟通。我看得到主人对我兄弟的关怀,但这不代表我得到的少于他。 MasterMarc:听起来真棒,这也是正确的走向。我期待下次见面其他话题的对谈。 Tinyfearleader:谢谢你,MasterMarc。

关于羞辱,感官剥夺,好与坏的体验

Bob,与一个胶带捆绑和感官剥夺专家的对话,关于SM应该与不应该。 MasterMarc:你好Bob。你知名于把男孩封锁在你的激情中的捆绑与木乃伊束缚。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木乃伊化和捆住的身体如此使你兴奋? Bob:知名?哈哈!我想臭名昭著听起来更合适(轻笑)说认真的我想有许多原因。我喜欢男人变得无助和无法动弹的场景。。。。。。不能看,不能说,甚至不能听。我们现在谈论的是真正的控制——真正的权利交换——通过100%的活动封锁。不是角色扮演,真正的身体控制。 第二,我喜欢创造延长时间的地狱。对我来说,没有比看到他人的人性被蔓延在腿,手臂,躯干上的胶带逐渐消磨更性感的了。我把这称作流陷下效果:看着身体被覆盖,一次一个部分。 胶带是完美的。还能顺便除一下毛,你能保住奴隶的手。你能阻止他们的唇颚活动。你能蒙住他们,然后把头完全包起来,你能把他们的身体缠的更紧使空气更难进入他们的肺。,更棒的是你能逐渐增加许多层,慢慢的或者有力快速的…是你的选择,如何强奸他们的精神。你甚至能尿在努力的身上,然后再把他们包起来,好像烤牛排之前要先腌着他们。 胶带被扯离胶卷的声音是可怕的,特别是当他们持续听到,即使在他们希望停止之后。 最后,捆胶带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又是使人疲惫的精神性交。过程是这样的:抓捕一个奴隶并使他们失去人性,一寸寸,一点点。。。。。。慢慢地创造一个地狱,碾碎他们的灵魂。 这非常特别,但比常见快速工具例如睡袋,束缚衣,手套,面罩更令人满意。 还有一件事:我真的真的喜欢把人绑到家具上,使他们完全丧失掌控权,无法阻止接下来的折磨。 MasterMarc:好像你是一个天生的虐待狂。能告诉我们在把男孩非人化和剥夺感官的同时,你的感受是什么? Bob:事实上,我是一个天生的受虐狂。我记得我的第一次强烈的性冲动是在5,6岁,当时我的手上有一本关于超人被绑在桌上,被反派们磨致死的漫画。我的第一次勃起?是发生在我读超级男孩被穿着紧身衣的反派折磨的漫画时。 从我记事起,我就想被这么对待。我想成为弱者,被困住,求饶和哭泣,完全存活于于暴力的仁慈。在16岁时我找到了这样的机会。我当时是被人喜爱的但同时又感觉糟糕。但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无论如何,我可以并且经常转换角色。事实上,我主动时,我最棒的性体验是我顽劣的大脑完全参与的时候,把我想要的遭遇完全施加在别人身上。当然,我想要一流的折磨和碾碎我。当我主动时,我会变成我渴望的混蛋。慢慢地,非常慢的摧毁别人。被捆住时的颤抖,呜咽使我兴奋。在意志的边界上,我感觉兴奋,肾上腺素飙升,充满力量。 “我在想什么当这些发生时?”只有一个想法“天哪,我不敢置信我再对别人做这些,令人惊奇,我想看到他们受到折磨。”我不着急,我退后一步,然后看,再次确认我的玩伴完全无助,而且无法阻止我。 然后我仔细的思考我可以不打破信任和界限所能达到的变态极限。 以灌肠为例,强制灌肠,非自愿的,是当他们完全无法动而且无法阻止时发生的。 强制灌肠不舒服而且脏,不是一个令人开开心的经历。让人把管子插入你的肠道,靠近你的上方,在你上方呼吸,扎你,戳你,捏你,吐你口水,扇你耳光,戏弄你,完全掌控你的肠道——这很羞耻。当你排泄时被观看,你的隐私和个人空间被深深刺穿——这是强暴。当人不能移动分毫,被别人擦拭肛门,叫你变态时——这是耻辱。当我重复折磨他们,他们颤抖,这是戒律,做别人不会做的变态的行为使我感受力量和野蛮。 备注:我不是进场这么做。大部分时候我只是一个有好的捆绑伙伴。我强制射精,施舍一点疼痛,尿液。我把玩伴当同等人对待,而不是物品。但我渴望真正的支配和邪恶。游戏似的墙被涂成黑色是有原因的:它确定了我作为主人是真正的情绪:残忍。 接着来到我游戏似的故事。楼上和外面?不同的故事。我调教的奴隶不在是玩物当我们结束时。他们是优秀的男孩和男人,好朋友,我们一起笑,一起喝东西,一起吃饭来庆祝楼下发生的事情。 还是备注:像这样玩乐,虐待被紧紧困捆住的人是有风险的。它要技巧,我得到快感同时保持清醒,我的左脑时刻保持警惕,寻找危险信号。我会先测试他们的能力和经验,我仔细看,小心听,不越界,使用安全口号和安全词。把快速松绑安全箱放在手臂可及的地方并且永远不毁坏。 MasterMarc:你之前告诉我们,你的第一次体验又糟糕又完美。你能告诉我们一些你消极的体验,其他奴隶或者主人可以如何避免呢? BOB:消极体验?当然。每个场景都可能往错误的放向走——非常错误——精神上的,而且并不只是对于没有经验的奴隶。以下是真实的故事包括像我一样经验丰富的奴隶。我需要先道歉以下——这是一个很长的话题。 首先,许多奴隶/受虐者又被绑架或被禁锢然后拷打,折磨的幻想,甚至是24x7。他们昭示着“我是混蛋”的身体所吸引。事实上,网上有许多性感的照片是自大的混蛋挑逗着照相机,可能是尿从他们的马眼流下或者是脚踩在镜头上。被残酷的混蛋折磨是个很棒的性幻想。但事实上被他们调教,体验不怎么好。读下文你就会知道,这是真的。 当我16岁的时候,我被同伴同学绑起来折磨——一个向把我碾压在地上,摧残我的高中直男运动员。这和性无关,他从来没有勃起,我也没有。只有支配和虐待。他拍照,恐吓我,伤害我,甚至把我当成他的厕所因为这使他感到强大。那年他每六七次会把我虐哭。整整8年,这迫使我躲回柜中,害怕性,不敢承认男人和BDSM对我的吸引力。治疗和时间治愈了伤痕。现在,我享受重新创造这样的体验,但是只和能够互相尊重的人,不会有真正的伤害。如今的折磨是由信任,安全词和技巧来调解的。调教在离开地牢时结束。 幸运的是对像我一样的人来说,网上并没有许多殴打同性恋者(虽然数字不是0) 我见过的主人都十分理智,尊重界限,有责任感的取乐。使用安全词和反馈保证调教的安全性。 我,现在?我用参考屏蔽不安全的主人。没有朋友或推荐?没有照片或视频?没有安全词?没有真名或联络地址?任何事情使我警觉了?那就不见了吧。是的,我的警觉开启过许多次在过去的日子里。 即使有筛选的过程,还是容易发生超出预计的事情,也会发现自己所在的情况无法完全被掌控。怎么会呢? 让我们来谈一谈伤害和事情是如何变得糟糕的。三个例子。 IMHO。嗑药的人无法被预测。许多年前,我第一次吃蘑菇时我的恐慌症发作了。我说服我的捆绑主人变成了一个真的杀手。我认为他在强暴我,伤害我。我的主人意识到了问题,帮我冷静下来。他用食物削弱了蘑菇的效果。但这场难忘的经历还是把我吓坏了……我再没有用过蘑菇。 最强的影响。我见过MI(一种麻醉剂)使一个玩伴的脑袋上下规律摆动,这创造出了一个短期的恐慌效果像我使用蘑菇那次。尽管效果只持续了几分钟,但还是以酸涩的备注告终。 MDMA和类似的毒品放大感受(也提升了脱水的危险)。去年,在派对上我绑了一个人,进行到一般,他开始变得异常。我马上停止了,然后找到了问题所在:他磕多了。这时有发生。 再说一句:我都会问第一次见面的伙伴是否嗑药了。 另外,太快或太重的接收到疼痛,也很容易造成一个消极的体验;也可能触发恐慌,如果呼吸控制没有得到相应的恢复时间。事实上,同时采取不同种的折磨能让奴隶快速的克服心理和身理的极限。想拍一段火辣的视频囊括,钳子,衣夹,电击,鞭打,和呼吸控制?期待正真实的恐惧但又能被安全词制止。持续很久的单一情感是优质的。同时受到一到两件事——棒呆了!同时尝试几件事?你会破坏这次会和再次见面的可能性。 这就导致了信任的话题…或者更精确的说是信任的丧失。作为一个奴隶。我有过这样的经历,我觉得当时我的主人在对我做不安全和有损伤的事。特别是当我嘴被堵着和眼睛被蒙住。我被欺骗导致我产生被穿环与纹身的感受。我好奇过是否与主人发生无安全措施性行为。有超过一个的主人在过程中离开留我一个人被绑着,嘴被胶带封住在房间里(危险!!!)我被说服了一种新式的疼痛——比如衣夹在你的脖子,耳朵,嘴唇和眼皮上——会在我的脸上留下黑,蓝的水肿。 重点是作为一个主人需要时不时的检查和确保他们的奴隶当他们在尝试新东西时。因为如果一个奴隶确定他个主人可能在破坏他们的极限或者产生危险时,奴隶会不在相信主人和场景可能会快速的从火热,挑战性的,相互同意的折磨,至少短暂的变成近似与暴行或者是强奸。 最后,恐惧症和过去的创伤导致恐慌。我的两个玩伴不同意我把他们的头完全的包裹起来。一个过去的男友被抢劫和窒息过,这是我未知的感受。所以当我把一个护身三角绷带紧紧的缠在他的脖子上时,他觉得我要杀了他。之后再多的关怀都无法解除他的恐惧,最后我们的调教和关系都糟糕的结束了。 所以结果,我记住了恐慌症和创伤性焦虑不调,特别是当想要采取额外的意志泯灭给新人时。而我自己并没有遇到——当我自己作为奴隶被像蠕虫一样对待时我感到满足。我不觉得所有人和我一样是理所当然的。我用调查问卷询问关于经验,极限,和甚至奴隶是否被强奸过和虐待过。当然,他们可能不会诚实的回答问题。但至少我降低了造成恐慌症或者挖出过去被虐待的可怕情感的几率,当我把一个人变成一个被绑着的没用的变态时。 最后一句。筛选,调查问卷,慢慢地,安全词,善后。都是好东西。能、然后别忘了奴隶的情感反馈。你一直可以从中学到东西。   MasterMarc:你告诉我们的观点完全正确。像我一直说的,信任是好的SM的基础,同时通过对于信任的反应,你能辨别出谁是好的主人。我们以后还会继续讨论但今天最后需要一个积极的问题。怎样的快乐和积极情感是好的调教可以带来的。 Bob:最简单的答案是我见过世界上最棒的人和在全世界交到过好朋友。我有这个荣幸与像我一样的人聊天与取乐,包括一个非常淫荡,可爱的小狗,他也偷走了我的心。他知道他是谁,所以我情感上感到安全,不像我四年前离婚时预计的那样孤独。 同样。我开始教导木乃伊捆绑和安全bdsm,一对对的在一个教室里。这是一个对外的通道让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演员和一个我可能是的更聪明人。这多棒啊! 但你知道这最令人快乐的是什么吗?我活在了我的幻想里。认真的,我最深的,最黑暗的,和最私人的幻想。它一直是我最想做的,它我从儿童时就开始有的,它在我16岁时改变了我,把我带往黑暗因为现实难以承受我却克服了虐待。现在?我能规律的实施我的幻想和享受他们与和我克服同样的事物的人。 是的,玩乐时间并不一定是疯狂和野性的。大多是时候这只是普通的,平凡的性负荷娱乐。但是一个月两次在边界寻找快感,我发现我自己会想“天哪!我不敢相信我在做这些,我真是疯了!‘ 有多少人在这个世界上被吊在绞刑架上过,被扯在拷问台上,被两个虐待狂折麽过?或者被肛栓,被直直的绑在桩子上,一晚上被电击折磨?或者在厕所里被绑成木乃伊,嘴被撑大,被喜欢神秘与变态游戏的主人当成厕所使用。许多人想这么做,但是不幸的他们不常发生,甚至不会发生。每个人都值得体验他们的幻想。 所以你问我什么是积极的。生活是美好的。我不能永远做这些,但是现在,我的生活是壮丽的。 对主人是感觉好的。这是一种款待把奴隶绑到游戏时,不幸的事,我不能和每一个人作乐(就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希望所有来过这里的人都享受到了。 对奴隶来说是享受的。当我的游戏室逐渐磨损,被绑着不会感觉时间的流失。我在恐惧中颤抖(人们看到这样的我会惊奇,但这是真的)我挣扎当捆绑变的压抑。还有,如果信任与步调一致——我最终放弃,放松,屈从疼痛,接受自己是个受折磨的物品和变态,因为在那个时刻,那就是我。 游戏结束时怎么办?我笑,喘息,微笑多次。这意味着很多。如果地狱是这样的。为我报名。我准备好了。 MasterMarc:如果双方都享受,即使这是一个艰难损伤的过程,这还是可以发生的最棒的事。与你来交谈很高兴。下周我们会讨论更多关于捆绑。下次见。 Visit Bob's Taped & Tortured Tumblr Blog.

和主人Walter的泰国假期

由slave jeans翻译 (Click here to read the English article) 飞机上的调教 和主人一起飞往泰国是一件非常兴奋的事情。整个飞行途中,主人不允许我对任何人说话,除非他问我问题。 主人每次飞行都会将性工具装在小包里,再把小包放在手提箱内,这样就能轻松通过海关检查。飞行途中,主人命令我去厕所戴上乳头夹,用皮筋绑住睪丸,把假JJ插入淫穴,确保我的身体在整个飞行途中都有轻微的疼痛感。 为了防止被路过的乘客分心,主人让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我被戴上了眼罩,眼前一片漆黑。主人用毛毯盖住我的身体,这样他就可以任意用手捏我的乳头或玩弄我的鸡巴。这样的挑逗,我的身体在整个飞行途中时刻着享受疼痛快感。乘客进餐时间,除了喝主人给我的水,我不允许吃任何东西。但主人偶尔也会喂我吃他吃剩的食物残渣。 这就是飞机上的调教。 曼谷之旅 我们在泰国一共待了18天。主人在曼谷同志区Sliom的The Heritage酒店预定了三个晚上。白天我们逛了不少城市景点,晚上在不同的夜店酒吧消遣。每晚回到酒店,主人都玩弄,操我一整夜,不过我们保持安全第一。除此之外,主人通过recon联系上了5个当地的主人,特意安排我和他们玩了几次,他们都很喜欢我。 逛完了一些其他旅游景点后,我们乘坐晚上的火车到达清迈。当晚,我们睡在很挤的上下铺,各床铺之间仅用帘子隔开。由于与其他床铺靠的太近,我们没有太多私人空间,不方便使用太多性工具。但我依旧忙个不停。主人命令我玩弄自己的乳头,让我用他随身携带的笔不停拍打阴茎,一晚上必须痛出四次高潮。主人睡在我下铺,所以我必须拍下照片给他看,以证明我的对他的服从。 清迈之旅 在清迈,主人联系了一位当地的主,命令我和他共处9天时间。于是我被这位当地主人带到了很偏远的房子里,附近都是农田,荒无人烟。清迈主人不允许我在这里拍照或拍视频,所以我手上也仅有几张他给我的照片。 务农并不是主人的职业,但他有自己的农田,偶尔会来这里农作。这几天,主人邀请了他的其他3位朋友。这三个人都是主,每天都会过来折磨我。 我煎熬的清迈之旅正式开始。这几天被强迫干了很多杂七杂八的活,他们喜欢让我在烈日下劳作,不断用竹棍,皮带,皮鞭无情的摧残我。我的痛苦总是主人们非常兴奋,威胁辱骂和折磨从没有停止过。虽然日子过得艰难,每天大多时间我依然很享受。 其中两个主人常去丛林,所以他们多次把我带到丛林里施虐。在几乎与世隔绝的丛林里,我赤身裸体走了不少地方。为了方便我走路,主人施舍给我一双还算不错的靴子。我也负责扛着所有主人们带来的物品。一路上,他们走走停停,将我吊绑虐待,肆意玩弄我的身体。看得出他们对此满怀期待并早已计划好了这一幕幕情景。 最可怕的是,他们了解什么样的植物能让我感到最痛苦,也一直期待着在我身上试验这些植物,因为他们知道总会有像我这样的被动者上钩。他们把有刺激性的植物涂抹在我的乳头,阴茎,睪丸,菊花,甚至马眼,让我忍受持续数小时的灼烧感,口味很重。 我常被折磨到掉眼泪,但他们的态度依旧冷冰冰,我越是痛苦,他们越是享受。 森林施虐之后,我们回到了屋子里。尽管已筋疲力尽,我却没有多少休息的机会,因为其他没去丛林的主人已在房间里整装待发。晚上的服务非常艰苦,一直持续到深夜。我被多次被操,性虐待,尤其是乳头受到了尤其痛苦的折磨。他们给我夹上乳头架,然后用竹棍将它们打掉。我的睪丸也没少被抽打。 苏梅岛之旅 在清迈的几天受难日过后,我和我的主人飞到了苏梅岛。我们在Chaweng海滩的当地同志酒店入住。主人联系了几个当地主。相比在清迈的那几个主,他们显得温柔许多。我甚至可以在大海,泳池和主人们共同享受放松时刻。主人赞美了我这几天的表现。虽然痛苦,但每次回想起在清迈的经历,我总能感到性奋。 这就是我的泰国之旅,希望我写的让你们满意。 Visit Master Walter's Tumblr.

Fearslave的一篇报告

来自Fearslave的报告 | Slave pu 翻译. (在这里你能找到) Original Version in English. 之后我们又拍了更多有趣的视频。 首先,我们用监狱墙当做背景,用不同的工具把四个人绑在墙上。第一个是招待我们的主人,他被放在主人的邮袋里,被挂在墙上。接着是我,被我的主人紧紧的捆在睡袋里。其余两个分别被放在皮革束缚衣和乳胶衣中。完成之后,捆绑的多样性和监狱场景使一切都看起来十分美妙。在被释放之前,主人搓揉了我的乳头作为奖励,我在皮革下的贞操锁中射了。 这后拍摄的场景是“僵尸天启”。主人穿着制服扮演医生,这对我来说有些好笑。先是紧紧的捆在睡袋中,然后被放在由锁链支撑,悬浮在牢房里的担架上。它十分舒服,我也很享受被重金属束缚着。 在晚上,我们有囚犯被惩罚的场景,一个和我们一起参加视频拍摄的男优是这个部分的主角,我扮演他的狱友,大多数时间我被锁在监狱中,主人给我拍了许多照片。

Fearslave的一篇报告

A report written by Fearslave and translated by Slave Pu. (Original article in English) 主人和我最近参与了一个由seriousmalebondage.com发起的,摄制于一个1874年建造的古老监狱的视屏。在一天的旅行之后,我们到达了位于广阔玉米地之中的小镇。 监狱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且从内到外看起来都非常坚固。这三个牢房可能是防护最强的种类,比之前在Alcatraz见到的更安全。这使我想起了古老船只上重金属链条敲打防护板的声音。一切都保存的很好,就像你在监狱电影中会看到的,结实的金属门关闭时或发出很大的声响。第一个晚上主人和我睡在了其中一个牢房,这是一个有趣的体验,这里有闹鬼的传言,不知道你信不信。 早晨我在囚犯浴室洗了澡并且为第一只视屏拍摄做了准备。我们去了地下室,墙是古老的石头砌的,这使它看起来更像一个地牢。第一个场景是3个头被(玻璃纤维)控制的囚犯被神秘狱监这么。这是个有创意并可行的想法,但却需要个很长的准备过程。 头部的敷着的是3层材料。最神奇的是最后一层,在遇水后变得非常坚硬。我常常想如果医生直到我们用医用材料取乐时会做何感想。事实上它干了以后并不仅而且十分服帖。比皮革头套的束缚感更神奇。 头套被固定在头部。它和天花板上垂下的链条固定在一起成为了一个束缚系统。我们三个被盲目的暴露在房间中,我们能感受到对方当主人扮演的攻击者从不同方向推搡我们。我们挣扎和尝试躲避,但却只是互相冲撞。 在主人结束之后,我们三个被头上的螺栓锁在天花板上。我们哪里都去不了。我们的手也被互相锁着,我中的一个人被挠痒时我们都会产生波动。结束之后。面罩被电锯切成两半,这个过程本身也可以被看作为一个精神折磨。

胶带面罩的感官剥夺与非人化

MasterMarc:你好Dexter。一些读者可能从你的名字“theDarkContainer(暗黑集装箱)”得知你喜欢在运输集装箱中会面。在谈及这个特殊的地点之前,我们十分想知道你的兴趣和你是如何在这个兴趣上迈出了第一步。 Dexter: 是发生在2001年,我还住在英国伦敦时迈出的第一步。我的好朋友在Vauxhall的“The Hoist”组织了几天同性恋SM活动。在活动时我开始接触到一个想要研究木乃伊捆绑的人。接着我和他去了其他朋友组织的同性恋SM探索之夜,然后回到他的公寓,互相在对方身上尝试了全身胶带木乃伊捆绑。不久之后我的伴侣开始开始规律的和一个绳索掌控者见面,这使我开始对绳索捆绑产生了兴趣。最近我不再做很多全身木乃伊捆绑,但是胶带面罩始终是我的“标志”。现在我的所有会面都是基于绳索或锁链捆绑,加上必须的胶带眼罩或定制的面罩,加上服从者的所有兴趣和想要尝试的活动。 MasterMarc:十分遗憾“The Hoist”即将停业。它是一个出挑的恋物癖夜店。胶带面罩听着十分撩人。能告诉我们更多它引人遐想的地方吗? Dexter: 我把面罩缠得非常紧。最近一个服从者告诉我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前额和脸上的肌肉有多强壮直到他带上面罩之后几个小时竟然清晰的感受到面罩之下每一寸肌肉的收缩与舒张。我使用黑或者灰色的胶带打底,用其他颜色的胶带增加细节。由于每个面罩都是根据服从者定制的,所以每一个都独一无二,完美贴合。我本能的喜爱着胶带从胶卷上撕开的声音,和服从者的头一层一层,一层一层逐渐被包裹住的过程。我迷恋舌尖划过胶带覆盖下的眼睛是鼻腔中充斥的胶带味道。于我,服从者不再具有姓名,于服从者,单个鼻孔或口中的呼吸管造成的呼吸困难,又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体验。与随意选择的皮革或者乳胶面罩相比,我倾向于每个胶带面罩的独特性。我享受着建造每个面罩所需的时间,首先是服从者的嘴如预期般被覆盖,其次是下颚,之后是眼睛,最后在他的脸和头上越缠越紧。 MasterMarc:当你和同伴享乐时,胶带面罩营造的匿名性对于你有多重要?把对方变成物品对你来说关键吗?胶带面罩有什么不同? Dexter: 哈哈。你现在深入到了我脑中最黑暗的深处了。我并不总是做完整的胶带面罩,但服从者的确会被物品化从而给予我接入其他身体部位的全部权限。我忘了他的嘴并不在其中。特别是当我在他头周围增加许多绳索捆绑时,这能带给服从者比我想象中更大的额外限制。我不认为有许多服从者有过这样的感受,或者是头被束缚然而身体却完全曝露着。我认为这会在服从者脑中产生与其他掌控者和其他“正常”面罩或者包括头与否的全身捆绑不同的独特感受。 MasterMarc:我并不是谈服从者的感受。对方变作无名物品对于你作为掌控者的改变是我有感趣的。 Dexter: 服从者的心理变化和我的一样重要。因为我的第一次体验是不同等级的胶带木乃伊捆绑,我有过持续一小时及以上精神上的“非参与感”。所以服从者的感受和作为掌控着的我一样重要。但是当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之前没有解析过,如果我面前的是没有脸的东西,我猜这的确也更容易引出隐藏于我性格中但确实存在的,更“邪恶、黑暗”的一面。在我面前的一具身体,肌肉和骨骼比一张没有意义的脸更使我的“那一面”强势与健壮。服从者发出的呻吟越是模糊,越让我的“黑暗面”觉得性感。当然,我想看清脸和听清声音时,我会只做一个胶带眼罩而不是一个完整的面罩。 MasterMarc:根据我了解的,对方的“稳定”对于你非常重要。我必须要问当他们带着这个面罩时,是你如何能判断他们的感受与体验的呢? Dexter: 经验当然是最重要的,我早已不再计算从2001年开始我做过多少胶带面罩!但在第一次会面时,我并不会对不熟悉的服从者轻易使用胶带面罩,特别是当他还是一个新手。许多我见过的男孩子从来没有被捆绑或者蒙眼过。我对见面者比较挑剔,并且一直着重于寻找愿意成为常规玩伴的服从者。我发现会面的娱乐性随着对服从者的了解加深而加深,他的喜好,他的反应,什么时候该停止攻占他的底线只有通过长期见面才能了解。最初的几次会面会有很多交流,有时也许太多,只有这样服从者才会感觉安全,我也知道该做什么。 即便被紧紧束缚也不会影响到点头或摇头,更别提手部与脚部的运动了。无论剧本如何上演,我都会告诉服从者如何表示不悦,也一直告诉他们只须用正常语句沟通而不是安全词。我努力把会面的界限设置在非常深刻和非常安全之间,两愿的。我不会轻易放弃给对方强烈威胁感与恐惧感的东西,我会十分平缓,谨慎的使用,我们一起改变对它由衷的厌恶。沟通的方式千百种,视情况而定。带着胶带面罩时,由于服从者下颚紧紧地被缠住不可能发出明确的声音,我接收到的任何迹象我都把它当成是停止的暗号。我会立刻割开颚部的胶带,这样他就可以清晰的说话了。多年的经验也使我有了很强的第六感,对于深入了解的服从者,在会面或日常生活中,我都可以感知他的不安情绪。 在之后的会面中,我需要开发除了语言之外,感知与沟通的方式。我不知道其他掌控者如何但是我不喜欢在会面中与认识很久并且了解很深的服从者说太多。保持与构建会面的紧张性对这些常规玩伴也非常重要。从最开始无法运动的全身胶带木乃伊捆绑,胶带面罩显然更轻松。 MasterMarc:对同伴的了解的越深,与他的交流也越少。我觉得这很正常。当然这无文字的交流也有助于对方的物品化。我认为非人化于良好的会面至关重要。当然你需要对他们了解很深才能实现无文字沟通,然而作为掌控者的你也需要和你的沟通能力一样优秀。对于一个掌控者,经验有什么重要性? Dexter: 自信与对掌控之下的规划非常重要。我认为与一个经验丰富的服从者相比,经验对于掌控者来说更加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被控制的氛围。而掌控者的经验对于一个新手服从者来说却显得不那么重要,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应该得到什么。重要的是操作的正确性,这样,他们才不会放弃,而是确实的过度,深入到以后的活动中。对每个服从者强度的把握需要很多的经验才能如上述可控。 当和被“知名人物”或备受推崇、经验丰富的的掌控者调教过的服从者会面时,我一向有些紧张。即便如此,我也有许多的经验使我确信我与其他掌控者的不同的,服从者也许没有体会过的手法会增加乐趣。如果其他人经验不足,那他不可能和我一样自信的减少服从者身上的负荷。绳索捆绑大多基于经验,捆绑的速度,神定气闲地展示复杂捆绑的能力都是基于经验。经验也能告诉你什么时候捆绑变的不适,甚至是危险。我的许多不良经历都是来自于长期立式捆绑,当我提出要求时我必须更紧张,更慎重的观察他们的肢体语言从而得知他们是否明确状况。我相信经验能带来比其他条件更必须的安全性,特别是对于绳索捆绑。 正真的信任感在任何情况下都来自经验,但对我来说,想象力与创造力同样也非常重要。因为我用绳索,锁链,竹子和胶带作为我会面的基础,也因为我更享受捆绑剧本的创意性。创造新场景和捆绑创意随着经验的增加而更容易获得。这也确保我对与每一个新服从者的会面保持兴趣。即使是和玩乐过许多次的服从者,我能持续引如新方式,新元素,把他们用新方式绑起来。 心理游戏也十分有趣,在会面中我会播放增强氛围的不同种类的戏剧化、电影性音乐。用来辅助控制和提升会面的稳定,同时把感受,绳索,或其他元素如蜡烛,鞭打与背景音乐相融使之效果叠加。有时候我播放更暗黑和威胁性的音乐,然后在被限制行动和遮蔽视线的服从者脖子上画上锋利的十字。足够温柔,我不会引起伤害;足够清晰;他知道一个错误的动作会导致许多麻烦。对于呼吸控制与窒息,强稳定的勇气、信任和经验也是用以确保服从者接受更多但不受伤害的必要条件。有一个明确的安全界限界限而且随着我经验的增加我已经对我创造的“恐怖”场景更加信任。 MasterMarc:我明白即使在下一次采访中我们任有许多需要讨论。但现在我想回到胶带面罩的话题。能告诉我们更多制作过程吗?也许你能给我们展示一些照片?你是如何做的? Dexter: 魔术师从不揭露他的秘密,对吧?我没有展示过程的照片但我的确愿意解释地更详细,我也会给你一些不同设计的完成图。大多胶带木乃伊捆绑会从食品薄膜开始:用食品薄膜包裹两层,非常紧的,在服从者的脸上、头四周,下一层从一个肩膀开始,覆盖头顶再回到另一个肩膀。我用手确保薄膜的紧贴。之后我需要确定是保留一个鼻孔或者插入呼吸管并在确定位置刺一个孔以确保服从者在薄膜覆盖完成之前的呼吸通常。除非他喜欢呼吸控制,那么你能在胶带面罩开始制作前增加额外的乐趣!在我眼中呼吸管更粗暴,而且把服从者变成一个流口水机器。 接着第二层胶带开始了。我把它叫做功能层因为它构建起了胶带面罩的雏形。我倾向于把面罩做的非常紧和拘束,但是包覆耳朵时需要小心谨慎不至于翻折耳朵或把他们缠的太紧,尤其要注意的是别在鼻部包太紧如果你只想让服从者通过鼻子呼吸。我从眼部开始。当即封锁服从者的视觉,然后在头部继续,直接把胶带贴在食品薄膜上直到达到预期。一旦完成就无法修改,所以一遍成形十分重要。为了定型和抗皱,我不会改变贴胶带的方向。如果服从者将要使用呼吸管,我会在这个时刻塞入一根建材店可得的短中空管。一旦所有的可能性都加入到这一次尝试之后,我会随便扯下一捆胶带,10厘米或甚至50厘米地一片一片地直到他们的头完全被包裹起来。 其中有3条主要的胶带,一条直接从下颚前端开始,脸的四周都被吊着固定在位置上;另一条与之前类似,但从头顶正中开始,覆盖着耳朵向下裹紧胶带;最后一条从鼻梁在后脑勺的高度开始,向上至头顶再降到脖子。我会单独修饰脖子和下颚的形状,再把每个空白补满。想要增加紧度你只只需增加拉扯胶带的力度,这样就会更紧。 到现在为止,服从者的头上已经有足够多的胶带了,但我会再加上另一层。我把它叫做美化层!我会用更细的胶带有条不紊地包裹整个功能层,而不会像功能层出现可能的随机性凌乱,我会用手理清折痕,再覆盖上新胶带。这些胶带也可以被拉的十分紧。我通常也会贴一个算是三角形的形状在脸上,一条20-30厘米的胶带水平覆盖在眼部和头周围,还有两条在鼻子两侧直到鼻子底部。这修饰了鼻子的形状也同时牢固了脸前部的架构。 最后一步是我最近几个月才开始的——用其他颜色胶带增加细节。如果我做了灰面罩,我会用短黑胶带增加细节,反之亦然。这一层其实完全没用,我只是为了我面罩的独特。面罩的颜色取决于我想要创造的场景。如果我使用我的金属荆棘冠,我一般会做一个黑面罩和金属对比增加冲击力,但如果我要拍摄黑背景照片,我会做一个偏灰面罩。 无论是否留下一个鼻孔呼吸或者使用口部呼吸管,呼吸控制和给服从者popper都容易实施。单个鼻孔可以被胶带封闭,它不仅能相当快速的创造恐慌而且还能升华空气封闭的面罩下的喘息。但是你需要意识到服从者通常会开始抽动和敲打四周,而且暴力地晃动头部想要呼吸。你最好翻折一下胶带的尾端,以便于你需要的时候扯下。你需要在完全的掌控之中和能在恰当的时间快速的撕下鼻孔上的胶带,显然呼吸控制是严肃的,如果你不能保证这些或者怀疑意外状况下可能导致的危险的结局。你不该在经验不足的情况下把服从者塞入胶带面罩。 我相信下一个问题是如何揭开面罩。我用一把特殊设计过的钝剪在脖子两侧和下颚剪几下。需要十分谨慎而且别忘了一直在食品薄膜下插入两根手指并只在两个手指之间剪动。你不会想剪到服从者的嘴唇或者皮肤。最终会有足够的剪数使你可以扯下胶带面罩。层越多越难。优点是面罩可以从头顶开始直接剥离并且保持形状。有的服从者会留着他们作为一个完美会面的纪念品。 天哪!我竟然不知道对于面罩我能解释这么多!我有些变态所以我享受舌尖舔过服从者胶带下的眼睛,也喜欢从过胸口开始舔过脖子再到胶带之上。区别于一个带上普通面罩,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而且会一层层地越来越紧,这会增加乐趣的醇厚。他们看起来很棒,当然所有服从者会在我牢固的捆绑和头部的胶带固定下看起来很棒。 MasterMarc:嗨Dexter,真的十分惊喜。我相信很快我们会继续谈话的。 Visit Dexter's Twitter to see more of his work.

BDSM游戏让你的重口性幻想成为现实

MasterMarc: 好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  请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恋物和喜欢SM的? 你对恋物和SM世界的最初的一些经历是什么呢?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 你好 MasterMarc,能够生来就喜欢皮革乳胶,有些另类的性爱好,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我记得我第一次恋物的体验是在我13岁那年。我的姐夫放在我家一双非常帅气的皮鞋,看起来又黑又亮又有型,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双皮鞋的时候就被莫名其妙的强烈吸引住了,一股非要穿上它的欲望喷薄而出。有一天晚上家里没人的时候,我穿上了那双皮靴,虽然不合脚,前后大出很多,但我还是禁不住把它穿了出去,在黑暗中我走在大街上,看到那双皮鞋在路灯的微弱光芒下奕奕发亮,我的下部一下就硬了起来,所以不得放慢脚步,生怕别人看到我的裆部已鼓出一大包! MasterMarc: 呵呵,你觉得黑色闪亮的皮鞋的吸引力在哪里呢?从那一刻之后你是怎样逐渐进入恋物和另类性趣(BDSM虐恋)这一世界呢? MrLeatherRubber(皮革乳胶先生):皮革的闪亮,黑色,和质地是吸引我的三个要素,至于说为什么喜欢,天知道,我只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从皮鞋开始,皮衣,皮靴,皮裤,皮束带,黑乳胶衣开始慢慢进入我的视野,我就这样陷入了这个一发而不可收的皮革和乳胶的世界!另外,我只喜欢黑色的皮革和乳胶,没有任何其他颜色可以让我如此迷恋! 因为对皮革和乳胶的接触和迷恋和性格使然,我也渐渐进入了BDSM的世界!一旦进入了BDSM这个神奇的世界,我便欲罢不能,再也回不去也不想回去那个“平凡”的世界了。我开始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和网站,学了很多所谓“理论”知识,后来通过恋物和BDSM网站结交了很多新的同好和玩伴。我玩的越多越深就越觉得BDSM世界是如此酷炫,颠覆,反转,和上瘾! MasterMarc: 你从中国来到英国已经10年了,你这些恋物和BDSM的爱好是你从中国就开始有的,还是到了英国才发展起来的?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我在中国的时候只经历过轻微的捆绑,没有接触过很多BDSM活动。十年前的中国还没有任何恋物和虐恋网站,更别提手机APP了,就算我想去找同好都很难。现在则完全不同了,互联网让各种亚文化的同好紧密联系起来。我的微博和微信的账号里有几千位恋物和虐恋方面的粉丝,Tumblr上也有几千位。在这个恋物和虐恋的世界里,我很自豪地展现自己,希望给大家带来启发和正面影响。我也希望我的阳刚,自信,有创意,有安全感的亚洲同志男主的形象,能够打破西方同志圈里流行的对东亚同志的负面和错误的刻板印象。 MasterMarc: 你这种类型当然确实存在,同时我也认识一些很乖巧很喜欢体育的亚洲奴。但是我听说中国的SM圈子不是很以性为重点,这种说法对吗?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这种说法是道听途说, 不正确。中国BDSM圈子的知识和装备可能还跟欧洲有一定差距,但BDSM活动怎么可能不包括性呢? BDSM说到底不就是以性诱惑引发的另类性活动和性体验吗?没有性的吸引和诱惑,BDSM还有什么意思?不管你在哪个国家,性都是BDSM的起因和结果,不是吗?其实我的微博和微信上的粉丝们会经常给我发私信,以各种方式性诱惑我。现在中国还有很多关于恋物和BDSM方面的网上论坛和微信群组, 据我了解,他们经常在那里交换和讨论性感的恋物照片和各种BDSM性活动的交流。你可能碰到了一些同志恋物和BDSM爱好者,他们声称只喜欢捆绑,或者只喜欢穿上皮衣皮裤皮靴从头武装到脚来摆拍,不喜欢插入和被插入,但这些活动不都是由雄性性诱惑引发出来的另类性活动吗? MasterMarc:  哈哈,你的粉丝们对你很热衷啊。那你觉得具备什么样的品质能让你成为一个好的攻,好的主?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要想成为一个好的攻,那很简单:你得有能力把你的受干得爽,很爽! 但要想成为一个好主,那就要求高多了。首先你要气场强大,做事严谨严格,奖罚分明,知道你要什么,知道怎么很快取得,这是好主的基本素质。其次,可信赖,有安全感,会聆听,能根据奴的具体情况做出合理的指令,这是好主的进阶要求。再次,能够洞察了解奴的心理和个性,知道他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以此来训练和调教奴,开发他的最大潜质,引发他最佳表现,这是优质主需要有的品质。最后,如果主能做到有探险精神,有创意,能不断尝试新的方法,让SM游戏常玩常新,这就堪称完美了。 MasterMarc: 你说的对。作为一个好主,你要比你的奴更了解他的承受能力并能把控住局面,因为信任你的奴可能会求你给他超过他承受能力的调教和惩罚。我相信你经历过这种情况,这时你要保持冷静,奴再怎么求你,你都要叫停。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是的!好主要有能力也有责任控制游戏的方向,并能在正确的时间叫停。你不能因为你的奴不断求你就答应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 MasterMarc:  责任是个好词。其实根本不是“我是主,所以我想干嘛就干嘛!” MrLeatherRubber (皮革乳胶先生):不了解BDSM的的人会觉得害怕,但其实BDSM是非常刺激和快乐的性游戏。任何游戏都要有规则,参与者都要遵守规则, 特别在BDSM游戏中的主人更要遵守游戏规则,因为他是这个游戏的”指挥官“。如果有所谓的”主人“认为 “ 我是主,所以我想干嘛就干嘛!”,那么他就根本没明白主和奴是两个游戏角色,都要遵守游戏规则。主人是”指挥官”,指挥和领导这个游戏,奴是”兵“,接受”指挥官“主人的指挥和执行这个游戏,这就要求主人要严格遵守”指挥官”的规则,了解”兵“...

Shackler: 感官游戏室

Shackler带我们参观了他在明尼苏达(Minnesota,US)的游戏室。 MasterMarc:你好 Shackler。不久前你给我们展示你和一些向往,年轻男自的会面照片。我们看得出来你喜爱残酷的游戏和用铁链拴着他们。这意味着你需要一个合适的环境。是时候去拜访你了并且你愿意把游戏室展示给我们真是太好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进行活动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Shackler:对我来说,有一个专用的地方是重要的。把工具放在手边却不混乱,一个设计周全的空间对情境有促进作用。这创造了一种气氛也让首次拜访者,知道我严肃的态度。他们处于一个独特的空间,一个无法预料的空间。 几年前,我和我的的丈夫有幸买到了一个大房子。这允许我们有足够的空间把一个卧室改成我们第一个置有升降装置的游戏室。逐渐的,束缚从爱好变成了更大的激情。这几年我们渐渐把它扩张成一个设置了结构加固点,乳胶地毯和束缚床的套房。第一个游戏室有些幽闭但有强大的悬挂功能,也可以说是一个充满欲望场景。第二个更开放,非常适合团体活动或者需要复杂摆设的场景。当我和丈夫有交错的性趣时也十分方便。 在拥有这个游戏室之前,我们很难进入情境,甚至无法满足。你能在床上,沙发上,躲在某处或者在餐桌上得到很棒的性爱。但我发现工具和很多加固点有助于投入和进行复杂束缚。有一个令人惊叹的游戏室诱惑男性沉迷于这样的体验。这会打开一个新世界。 MasterMarc:我们的经历大致相同,一个好的游戏室也使找到好的同伴变得更加容易。你怎么看? Shackler:在我还是一个新手时,我有幸遇见一对“导师”——Swindl 和Mplsgay。他们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游戏室,也似乎拥有着无穷无尽的男孩。他们把游戏建立在安全,明智,和双愿的情况下,有原则,有礼貌而且尊重对方。我意识到一些可能发生的片段并且想要参与其中。相当的空间与工具,技术与工具是成功的关键。所以我开始了我的收藏,当然,是我的方式。 从他们的经验来看,摄影技术也十分有利。虽然我也不是专业的,都是手机拍的,但我还是尽力抓住一个瞬间或者一个情绪而不是一个定点姿势。当听到别人看到照片后说:“我也想体验这个!”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所以,完备的游戏室和照片是最有可能助于引诱男性的。有一句台词可以被引用“你建了它,他们会来(If you build it, they will come)”。 MasterMarc:据我所知你自己做一些sm玩具和设备,我真的觉得你应该带我们看一看,这一定会非常有趣的。我们从哪里开始呢? Shackler:我们从房间本身开始吧。这是它原始的样子。它不大但足够完备了。我其实喜欢看到束缚工具挂在墙上些许乱糟糟的样子。进入房间时你首先会感受到皮革的味道。这仍然是我偏爱的和与新玩伴开始的房间。在左边是一个装满了金属阴茎,金属棒,CBT和导电玩具的不锈钢柜子,右边的脚手架可以被调到任意高度,你也能看到到处都是结构加固点,包括在地板上。我最引以为豪的是房间正中的起重机。它能确保承载1100磅,把悬挂变得非常快速和简单。地板是简易清理和打蜡重乳胶,灯用的是飞利浦的彩灯,它可以快速改变颜色和亮度来帮助设定情绪。 这是新的,更大的游戏间。皇后尺寸的金属床上,包括天花板上都安置了一些结构加固点。右边是我做的束缚椅。事实上我专门学习了焊接才能够做属于我自己的地牢设施,这个椅子是我第一个作品。地上铺的也是乳胶。 这是大房间的另一个视角,我们能看到次室(包括一个性爱长凳)。这是一个可以鞭打,悬挂,群交和放置大型设施譬如真空箱的多功能空间。地板和天花板上的结构加固点提供多种选择。 我倾向于皮革和金属玩具。我喜欢刚硬的,牢靠的金属束缚器具,因为他们牢固而且可以快速执行。我大部分皮革束缚器具是在Mr.S Leather上买的。他们提供丰富,高质量的选择,还有优秀的客户服务。我也找到Ethos Leather这样提供高质量产品和优惠的地方。 有的时候就是找不到切合幻想的产品,所以不如自己造或者改造来实现自己的需求。我造了这个可以把头锁在桌面下的桌子。一旦被锁住只能做微弱的移动并且胸和脚踝都碰不到大腿。 还有一些设备尽管在许多地方有售但我还是享受制作的乐趣并且可以省下些钱。 这里,固定性爱机器的垂直金属架和固定震动器的架子都是一个周末产物。 这是我把一个买到的脚踝束缚,安装在了一个我做的金属棒上,它形成了一个舒适但严苛的系统,允许一定的移动,但少于市面上的金属棒。背后的柱形工具是把一个定制的不锈钢棍塞在一个塑料泡沫玩具里面做成的。 最后,这个金属悬挂装置是我用18个可拆卸挂钩做的。用途广泛,可用于更复杂悬挂场景。旋转体几乎可以永久自转,可能会使承受者失去方向感。 MasterMarc:Wow!3个房间而且都装备好了。真是一个美妙的玩乐空间。我想你已经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嫉妒和好奇了。我相信你一定有一个最喜欢的玩具/设备。能告诉我是哪一个和原因吗? Shackler:我最喜欢的,也是我第一个做的是这个捆绑椅。我喜欢在网上搜索不同的设备,加上我的想象,最终变成我想要的。这是实心铁棒和32个安装点。座位下的铁杆可以被拉出以防止服从者的膝盖渐渐合拢。它微高于6尺,最高点可用以使服从者以站姿固定锁于后方。“T”棒可拆卸,可以被放到顶部。开放座椅可以完全暴露阴茎,睾丸和肛部。装着假阴茎的自动“千斤顶”可以被完美的装在下方进行缓慢不间断的运动。它给我带来过许多乐趣。 MasterMarc:即使你的游戏室已经十分完美,但我知道对你来说永远不会有终点。你永远有想法让作为主人的你变得更完美。有什么新设备和玩具是能被用来优化和拓展玩乐的可能性的吗?你能和我们说说你的想法和计划吗? Shackler:我想灯光和音乐(或其他调节心情的声音)是我想要改进的领域。我对小游戏室的光感感到满意,但是大房间却不尽然。一个好的音响系统也会改善体验。近期我会在这些方面作些改善。 对于工具。我长久以来都对立式囚笼感兴趣。微弱的移动范围可以确保让我接触到里面的任何范围。明尼苏达(Minnesota)的冬天快来了,也许这会成为一个让人愉悦的室内项目。它诱捕到的男孩们也能让我保持温暖。 MasterMarc:ohh,我明白了。其他人投入金钱改善条件,而你却创造你的游戏室和sm用具,而且我认为你的取暖方式很有趣。十分荣幸能和你交流,谢谢你带我们参观你欲望与满足的城堡。 Visit Shackler's Tumblr Blog.

UPCOMING EVENTS

SOME PORN FOR YOU

MORE FETISH & SM ARTICLES

Another Video Shot

Fearslave tells us about another porn experience he has had.   Last weekend, Master took me to seriousmalebondage studio for another video shot with Sir Ray...

Pain Pigs – A Masochist’s View

A talk with Master Walter's boi about pain and his need of being tortured. MasterMarc: Hello Boi. Some weeks ago I've talked with your master about...

I do spank hard and I like to leave marks!

Interview with Sebastian, the boss of Boynapped about SPANKING and the PORN BUSINESS. MasterMarc: Hi Sebastian. Before we start to talk about spanking we have to...

About Skater Boys, Sneax, Sox & Feet

Alex | 1988 | 198 cm | 80 kg | Frankfurt (DE) i sneaked of to the locker room to secretly try and wear the...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