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ment

ServileJerome

175 厘米 | 60 公斤

汉堡地区(德国)

ServileJerome 的 Hunqz | Xtube

翻译:贱奴丁丁

在调教中正确地引导小奴对主人来说非常重要。通常,给出非语言信号比喊出命令更有效。在这种情况下,奴的蛋是一个非常有用和强大的工具。只需要动一下下或者给一点点压力就可以制造有质量的痛苦感,在这时候,大多数奴就会放弃挣扎并追随你的欲望。睾丸疼痛对大多数人来说真的很尴尬。但也有人喜欢它,并一直想要这种感觉。Jerome就是其中之一,一个热爱被虐蛋的人。嗨,Jerome,你真的需要告诉我们,是什么让你渴望得到睾丸的疼痛?

嗨,MasterMarc:  从12岁开始,我就很清楚地知道我喜欢这种疼。如果你可以跳出传统方框去做不一样的事情,并且不拒绝去感受,那么这不一定是一种疼痛。当虐你的人很专业,并且知道你所能接受的限度时,它会带给你一种快感的高潮,以惊人的方式压倒你。虽说这像是一种高潮,但是这种感觉可以持续非常久,并且用不同的方式调制。

当虐你的人很专业,并且知道你所能接受的限度时,它会带给你一种快感的高潮,以惊人的方式压倒你。

Photos by Detlev Hoffmann

我的蛋喜欢被暴击,通过被拳击或者持续挤压。不同的受虐者有不同的喜好。你可以把它分为三种:重重的蛋疼(通过拳击,挤压,践踏,绷带等),混合蛋疼和阴囊皮疼(通过拍打,手指弹等),阴囊皮疼(通过夹子或者带刺的滚轮等)。作为一个奴,我只喜欢蛋疼,睾丸疼痛能给我带来的高潮。阴囊的皮疼就只是一种干扰,干扰我的高潮。精索(包含输精管、睾丸动脉等)带来的疼痛应该避免,因为太危险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接受强烈地拉扯睾丸。

但是坦白的说,大多数所谓“有经验的”主和奴在虐蛋方面都没有被很好的训练,很少有好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多次举办讨论小组,以便大家更好地了解技术和基本技巧,这样人们就可以探索各种各样的感受,并学习如何真正避免严重损害。

那么现在你真的需要告诉我们,什么是好的虐蛋主,什么是坏的。我认为有些读者会认为,这只是一场比谁踢的更狠,接受的更多的游戏。你能解释一下吗?

我谈到的虐蛋是一种BDSM的游戏。就像别的BDSM一样,它并不仅仅是尽可能地用劲去制造疼痛。就好像,如果你认为好的烹饪只是在Fritteuse(德国菜名)中扔一些香肠然后扔上大量的酱汁就足够了,那你就错了。我的意思是,高品质的SM就像是一个好厨师的艺术:你需要技术知识,经验,感觉,敏锐和创造力。

就像别的BDSM一样,它并不仅仅是尽可能地用劲去制造疼痛。。。。。。你需要技术知识,经验,感觉,敏锐和创造力。

我不会介绍所有的心理细节,角色扮演,前戏的好处以及某种心理“引入”程序或仪式,虽然它们都很重要,但也适用于虐蛋…因为这些只是任何BDSM游戏的基础。但也有一些事情需要特别知道,因为这些都是针对虐蛋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主想要制造一个真正可以满足饥渴的蛋疼(而不仅仅是像一个白痴一样残忍地殴打某人)并且想和这个奴走的更远,那么他/她/他们应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我总是很重视,一些最基本的虐蛋知识需要被知道(无论是我开小组讨论还是个人意见)。经过多年的经验和自己的意外受伤,我编制了一个相对简单的基本“经验法则”列表。我应该为读者总结一下吗?

是的谢谢,我相信,有很多人对虐蛋感兴趣,而且他们想得到一些建议。

首先,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主们不要这样做:

(1)扭蛋:永远不要这样做。任何负责任的主都应该直接忘记这个酷刑。

(2)非常残酷的拉扯睾丸,也是非常危险的。不建议……你不想破坏奴的精索系统(它比睾丸更脆弱)。在给予很重地打击(增加疼痛,降低风险,并且它看起来也更加性感)的同时,这里还有很多的安全注意:为了虐蛋,我们要用绳子将阴囊绑起来,拉出一个合适的距离,使其变得紧致,光滑并且牢靠。这使得蛋会更疼,因为他们不能动,不能躲避。与此同时精索也得到了保护(避免睾丸扭伤以及对其他精索部位的伤害),也保护耻骨。这就能保证你虐的只有睾丸。

(3)踢蛋时,不要使用全力和穿硬靴 (一个聪明的主会知道如何保护好他们自己的脚)

(4)对于玩电,要注意使用适当的电子设备,例如永远不要直接从主电源取电。(特殊专业的SM电子设备可以造成足够的疼痛,而且不会造成严重损坏伤害。)通过电子得到痛苦疼痛是一个伟大的目标,但过于极端和劣质电子也会导致伤害。

(5)当然,在某些时候,过多的碾压或者过多的重量也会会导致睾丸的严重损坏。多少是“过多”,在玩之前可能很难讲。但是,除非有人想被阉割,否则一个人应该至少有点理智。有些人说,每个睾丸可以承受高达50公斤的重量(我试着为自己记住它),但每个人的睾丸能承受的极限是不同的。

哦,虽然我知道有几个主为自己永不做奴感到自豪。但在我13年的经验中,我发现所有好的虐蛋主,都是先在自己的睾丸上实验技术,以获得第一手的感受。 实际上对于大多数虐蛋技术来说,你甚至不需要另外一个主来感受它。你只需要“拥有一个睾丸”在你自己身上进行击打,碾压和电击……实验。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有些人从多年的学习中得到了很好的帮助,没有伤害别人的睾丸。就像少数几个也非常擅长的女性一样(但大多女性都虐的很不好,要么过于柔软,要么过于野蛮和寒冷)。

Photos by Detlev Hoffmann

Photos by Detlev Hoffmann

Photos by Detlev Hoffmann

我可以想象这对女性来说更难,因为大多数女性在口交方面都不像男生那么好。但这是合乎逻辑的:他们没有丁丁和睾丸,所以她们们无法想象它的感受。对于那些想要第一次虐蛋的人来说,你有什么特别的建议吗?

我建议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开始并采取我之前提到的预防措施。或者如果想要开始就玩狠的,那么一定要找一个真正有经验的人玩。尝试不同的感觉来找出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你可能不会喜欢所有的项目,但只有体验才会告诉你……

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体验过的最爽的,最狠的经历吗?

关于最爽的经历,真的好难选择,有很多,每个都不同…… 关于最狠的,我可以给出两个答案:最具破坏性的与最痛苦的(真的不一样!)。

最具破坏性的一次

2010年,一个来自多米尼加的女主和她男盆友。。。他们都参与了(她穿的硬PVC靴子,她男朋友穿的军靴)。我跪在地上,他们踢了我很多次,并且是用的全力。。。那次一点儿都不好玩。我的睾丸用了3-4周才恢复:阴囊肿的4倍那么大。因为充血,所以阴囊是黑的。我以为我会失去睾丸或更糟糕,但幸运的是它慢慢地恢复了正常…… 并且完全康复。为了避免手术,我没有去医院,也是挺冒险的。我很幸运,但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另一方面,手术可能会使事情变得更糟。

最痛苦的一次(主观的)

2015年,一个不性感的老男人,折磨了我的睾丸(他在网上伪造了自己的身份)。他击打,挤压和电击了我,并且折麽我不让我射,还强制取精。 我们大概玩了15个小时。不过,其中4小时我们在睡觉,我特别累并且被铐在床上,还有半个小时吃了点儿东西。所以总共玩了10小时。最后的一小时,当他在草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我接受着最可恶的电刑。我当时很绝望,极度电刑给我带来的疼痛,让我彻底放弃,并且开始大哭。在我大哭以及认真的求饶了7-10分钟之后,他停止了电刑。尽管停止了电刑,但是在结束之前他又用拳头击打了我的睾丸将近半小时。击打睾丸,就像听起来那么疯狂,感觉就像从电刑的地狱中解脱出来……

与此同时,我经常玩儿长时间的调教,比如被打几千次(最多一次,在48小时内被打4700次)。但我确保没有太大的力量,以防止严重的损害。

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们,你最爽的一次。。。

我真的没有办法选择最爽的一次,因为太多了。好吧,其中有一次我的睾丸在一个“踩踏箱”(一个硬质的箱子上有个洞,丁丁和睾丸从洞里拿出来,人躺在箱子里面,这样主人可以只踩到睾丸和丁丁)里被踩了一个小时。我当时被堵住了嘴,手被绑在脖子后面。我当时是被光脚给踢射的,再射了之后又被踩了20分钟。(我有一个51分钟的视频和一个免费的预告片)

 

另一次很爽的经历就是,我被一个业余摔跤运动员虐蛋。由于我没有任何的摔跤经验,所以在摔跤的过程中,他很容易就能找到可以打我睾丸的姿势。他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打我。

 

最近,比较爽的一次是,我被一个朋友双手绑在长椅上,双脚也被分开绑在椅子上,他狠狠地打了我1001次。

 

很讽刺的是,在打了我1001次之后,他的手比我的睾丸肿的更大!

除了摔跤之外,对我来说最爽最理想的调教就是把我绑在椅子上,然后主人用中等的力气和对的技巧打我很多很多次。(在长时间多次击打之后,可以造成长久和深深的蛋疼,但是没有伸拉,没有骨痛,没有皮肤痛也就没有真正的损伤。)我最喜欢的工具是打击球(类似保健球)(见预告片),但是,裸拳仍然是最好的。

 

好性感的视频,人们可以在哪里观看完整版本以及可能还有其他视频?

谢谢你的称赞!我在Xtube的“Amateur”页面上销售完整的视频。看看,可能有你喜欢的东西。

当有这种感受时,它可以像精神世界中的神秘体验一样强大。而当它不尽如人意的时候,就只剩下痛苦了,不好玩

但是回到刚才的话题:如果我们比较一下你好的和坏的经历,我们能看出来疼痛也有好坏之分。那么,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是什么因素可以让好的痛苦变坏吗?

我一直试图找到这些因素。这可能有几个原因:要么是在错误的地方受到伤害 (错误的技巧,或者这种痛适用于别人而不适用于我),或者当主人真的太残酷和粗心,或者当某些情境不对的情况下(太冷,或太急于求成,等等)。并且在每个SM场景中也存在心理方面的问题:比如有时候,你会感受不到你自己的悲伤,这就会让调教变得很爽。这是一种深刻的共享感觉,一种独特的同理心,双方分享这种复杂的统治,屈服,痛苦,遗弃等感觉。当有这种感受时,它可以像精神世界中的神秘体验一样强大。而当它不尽如人意的时候,就只剩下痛苦了,不好玩。

当这种感受其作用时 (也是当我被锁至少5天时),我可以被很好的继续开发,突破极限(在我玩的时候通常没有安全词,喜欢让主人根据我的“回应”来决定是否要继续),直到我的睾丸需要一个“休息”。最近,我有一次调教进行了5天,其中90%都是虐蛋,在第五天早上,我发现在我右蛋的下面有个伤口,所以我让主人玩我其他地方。(我想大约是两小时之后,他决定只继续虐我的左蛋。)

看起来,好痛和坏痛是取决于你和谁玩,和那个人的感觉,这些要比你们做了什么更重要!?

这些是同等重要的。如果我们做的太少,也不好玩(比如说,只是把我绑起来,然后晾在那就很无聊了。)

Photos by Detlev Hoffmann

我知道你有时候也兼职做鸭,作为一个受你是否对你的客人提供虐蛋服务?如果提供,那么你相信一个陌生人不会伤害你吗?

是的,作为一个受,我提供这个服务(通常是SM的主奴游戏)。在Planetromeo(社交平台上我叫“Hunqz是的,当一个陌生人把我绑起来并玩我时,总会有风险。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见面前与客户讨论的原因,我会拒绝我觉得可能对我来说太危险的客户。但是风险或多或少都会存在。这里的区别是,作为一个鸭我的需求无关紧要,哪怕对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也要好好表现取得他的欢心。

刚才我提到的5天的那次调教,以及其他几次一整个周末2000-5000打击的调教,都是我做鸭的时候。当我做鸭获得报酬时,我会做出额外的努力来承受更多的痛苦(只要我的蛋没有真正的伤害)因为我想满足客户,让他们再来找我。。。

你还有什么别的新虐蛋项目想在将来体验吗?

哦是的,我已经开始尝试一种“悬挂式拳击球的姿势”:我被捆绑并且面朝下挂起来,然后睾丸自然垂落在下面,这样被打。就像打拳击一样,很快的出拳打我的球,而且频率要快,这样就不会有小腹阻碍,主人可以击打悬挂在空中的球。这个姿势的关键是,频率要快,而且时间长(有些已经被录像了,但是我还没有剪辑,预计在明年我会发布视频)我想在这种基本的姿势上,多尝试一些其他的姿势,但都是一个玩法。理想的玩法是,找至少3-4个主,轮流带着拳击手套穿着拳击服打我,这样可以玩很多个小时。到现在为止,我和一个很健壮的主玩过,但是他中间需要休息,因为连续出拳他会很累而且手也会疼。所以多找几个主,这样他们可以轮流休息,但是我可以持续被打。

我很想组织或参加虐蛋“音乐会”(几个奴,几个主,用呻吟和尖叫创造出美妙的旋律)。我也想被有大丁丁的人群草或者虐蛋(对没有想被大丁丁草的幻想呢?)。我还想更经常地被一群女人们虐蛋(没有严重的损伤)。

Advertisment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Diese Website verwendet Akismet, um Spam zu reduzieren. Erfahren Sie mehr darüber, wie Ihre Kommentardaten verarbeitet werd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