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par Ellies/1995 / 178 cm / 69kg/斯德歌尔摩(瑞典)

我从13岁左右开始就有被绑起来的欲望了。

Casper Ellis on Twitter

Article in English


MasterMarc: 你好Casper,首先恭喜你获得prowler awards的“欧洲最佳恋物色情明星“提名。你是我喜爱的可爱型色情演员之一,我十分喜欢在屏幕上看到你被折磨和使用。我知道你是一个真正的服从者,你热爱也需要这些苛刻的对待。你看起来很真实,这是你最特别的地方。能告诉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意识到自己喜欢被使用并且普通性爱无法满足你的吗?

你好MasterMarc。哈哈哈哈,感谢你享受我的痛苦。我想我从13岁左右就开始有了被绑起来的欲望。在17岁的时候我遇见一个人并和他深入交谈。我知道我会被绑起来,也知道在接下来的2个小时我会是、属于他,但我不知道更多细节了。当我到了之后,我被蒙住了双眼然后被放进了紧身衣里。然后他开始打我的睾丸,扇我的乳头和操我。当我手淫的时候我不断地回放当时的场景。我回去了更多次,一遍又一遍。

MasterMarc: 常常会听说这些情趣的想法/活动常常会发生在情趣癖好者较早的人生阶段。当我回忆我的人生,我的第一次带情趣的活动(不包括性)发生在我8岁左右。能和我们说明为什么无助无力的状态让你着迷吗?

Casper Ellis: 这很难解释,即便我能深切的感受到它。我能感觉到(不能完全确定地)和控制有关。如果你把自己所有的控制权交给某人,预期的感受会被刺激到更高更强,被抚摸或任何被给予的快感变得更猛烈。大多是伴随着想象自己是一个无助的物品时性欲被高高的喷向空中。这也许是一个很抽象的答案,我还没有办法解释的非常通透。

MasterMarc: 那它是你的性幻想还是你个性的一部分呢?

Casper Ellis: 这当然也和我的一部分有关。一个矛盾的部分,这里有一个服从的我,这里的我把不用做决定当作解脱,把不用负责任当作自由。在它的另一面是现实和你没有办法正真做到放弃自己的意志。一次会面或被控制会成为一个宣泄口。

MasterMarc: 这可能是所有臣服者会有的矛盾。个人欲望和社会化欲望的矛盾。当然,如何选择是重要的一步。我们还是来聊聊你的欲望吧。你是暴露狂还是单纯的享受作为奴隶的私密时刻曝光在大众面前的羞耻感或者两者合一地使你开始拍片了。

Casper Ellis在那时我i即享受被羞辱,又享受自己被完全暴露在主人面前。事实上我不是一个暴露狂,我14岁的时候开始想要拍片只是为了获得利益但不想露脸。

MasterMarc: 私下的会面和拍片有什么不同呢?

Casper Ellis主要的区别是思维设定。在拍片模式的时候我想着如何表现。自然的奴隶模式是非常不同的,更深层次的。在奴隶模式下我更投入的扮演奴隶,而拍片模式下我更注意周围。

MasterMarc: 让我们来谈谈你在私下会面时的脑部活动吧。你的情绪是如何变化的?能告诉我们你在奴隶模式下的感受吗?你的欲望是什么在那样的状态下?

Casper Ellis: 脑部活动。。。。。。不知如何地它能改变当下的现实状态,当我真的在这个脑部设定/情绪下,我真的会像服从每条命令或忍受,无论享受与否地接受主人的对待。你通常会有的欲望是想要取悦主人也会想要享受所被给予的快感。

MasterMarc: 今天你在Boynapped的新片将被出版。在片中你会被Xavier Sibley, Alexis Tivoli和 Sean Taylor 使用和拳交。你多喜欢拳交?片子的题材是什么?

Casper Ellis: 哈哈,我期待听到评论。它的特别之处就是拳交和肛部训练,是关于被填满和感受自己会被填满,也是对菊花的测试。把它和捆绑或者调教结合也十分热烈,真的能让人放下所有控制力。

Click here to watch the full scene with CASPER ELLIS, XAVIER SIBLEY, ALEXIS TIVOLI and SEAN TAYLOR on Boynapped

MasterMarc: 拳交的感受十分强烈,作为受你需要完全的放松和跟随身体的频率,当然还有攻的。拍片地点很冷,你是如何放松的呢?你是如何控制你的反应是影片好看呢?

Casper Ellis: 你完全是对的MasterMarc,我完全同意。通常情况下激烈是最根本的,但当你在拍片,需要先把它放一下,然后尽量放松。我一般玩拳交会在更温暖的环境,但如果你稍微用力一点还是可以进去的。当你有任务安排的话,你也没时间等着暖起来,然而也不会变的更暖,等的更久,其实更冷。尽管如此,感觉还是还是很酷的。

MasterMarc: 我知道你在Alicante度过了很忙碌的一段生活。 在我看过的另一部片子里,你好象是个受虐狂。作为奴隶,疼痛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Casper Ellis: 哈哈,有的时候疼痛可以是一种奖励,特别是在带快感的刺痛之后。大概是因为我遇到的大多说主人都是虐待狂,所以我习惯了吧,疼痛不是我最本源的快感,但也不能没有它。

MasterMarc: 你的第一次关于疼痛的经历是什么?你作何反应?

Casper Ellis: 17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关于疼痛的经历是打屁股,但在那之前有虐一下睾丸和乳头。我当时非常抵触,大概是太过了吧。但把幻想变成现实和转换脑部对疼痛的反应是需要时间的

MasterMarc: 什么样的疼痛是你喜欢的?你能告诉我们你经历过的不同种类的疼痛和你的感受和反应吗?

Casper Ellis: 我喜欢电击和虐睾丸和肛的疼痛,这种持续的比较久的疼痛。即时性的疼痛像是鞭打或者抽打对我来说更是一个挑战。我遇到过一个变着花样给予疼痛的主人。我必须说我很感激他,因为我已经见识过了几乎所有常用的产生疼痛的工具和方式了。哈哈哈

MasterMarc: 疼痛一直是令你愉悦的,还是也是游戏中的一种惩罚方式,能让你从中学习而成为一个更棒的奴隶?

Casper Ellis: 我不是一个真正的受虐狂,我无法单单从疼痛中得到快感。我更希望在疼痛或者超越极限之后得到奖赏。在游戏中,当然主人需要惩罚奴隶来教育它。努力害怕的惩罚效果更好,所以为什么不用奴隶讨厌的惩罚呢?我觉得疼痛和惩罚是角色扮演的重要组成使之更为真实。

MasterMarc: 现在请你告诉我们你最棒的经历吧!同时能请你告诉我们这次经历为什么如此特别和你的感受。

Casper Ellis: 哈哈,这是个难题啊,我的记忆力不是特别好。但最近最棒的经历是和一个从我最开始当奴隶就认识的主人。一次我被迫坐在一个顶部带洞,可以把头固定在洞之上的笼子里,在哪之前我还被塞入了一个42厘米的假阳具。所以我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坐下之前的每一个动作。在我坐下之后我的手被绑在脖子后面,脚也被绑在前面。我的整个身体靠假阳具承载着。我的叫喊马上被口衔球堵住了,眼睛和耳朵也被遮了起来,之后我唯一能够知道主人在房间就只能通过我阴茎上的小小抚摸,或者睾丸和乳头上的挤压了。这只是我最棒的经历之一。

MasterMarc: 我确信你还有未实现的幻想。能和我们分享一些和为什么还没实现的原因吗?

Casper Ellis: 当然。我觉得我经历的越多我的幻想也越多,但我最想要的可能很难实现。我现在最主要的幻想是成为一个被迫射精,被操的物品。像是被绑着,就留下一个永动机操着我。另一个幻想是成为被羞辱,被降级成为奴隶,所有吃喝都要由主人决定存放在我的肠道里的时间,所有食物会被喷洒在主人希望的任何地点,尿也是。我已经说了很多了,其他的我先保密。

MasterMarc: 我明白你还有很多幻想。这很好也让性生活变得有趣。下次我们会在伦敦的Prowler Porn Award上见面。这是你的第一个提名吗?被提名有什么感想?

Casper Ellis: 在那里见到你我会很高兴的!这是我的第一次提名。感觉自己受到了赞扬,也期待第一次参加成为我一次有趣的新体验。我相信会十分有趣看到大家在同一屋檐下。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